初七

凶宅笔记流程攻略及疑点整理(第四部42)

拔dio无秦说 今晚不拉灯:

第四部整理


 


笼街:(白开甩给江烁一件军大衣,自己也穿了一件就把江烁从家里带走了,楼下万锦荣开车等着他们,然后三人一起去了城市边缘的笼街)


1.白开说这笼街的历史可以追到清朝。万锦荣是来这里招人的,白开说这趟肯定危险,万锦荣都得叫人。


2.万锦荣走入笼街人群中,说“十万,立刻走,或杀,主寻。”这是行话,意思是这趟出去


难保不会死人,不管是伤自己人还是别人。主寻的意思是我们主要是去找人的。(这次是事出紧急,不然一般不会这么明面招人。)


3.白开拉了拉围巾,怕被人认出来。万锦荣挑了三个人转身出来了,分别是珠爷,眼镜和小鬼。白开提醒江烁这些都不是善茬,出事注意保自己,别指望他们救。


 


火车上:(和万锦荣一起出发)


1.万锦荣买了去北京的飞机票,又在北京转哈尔滨,最后在哈尔滨上了去漠河的火车。江烁说自己看到了去漠河的飞机,白开说可能万锦荣不知道具体位置,他们要准备好随时下车。


2.过道里那个人在打牌,江烁没看懂,大致和他们认识了一下,便又去找白开。万锦荣一直没有露面。


3.晚上乘警来盘查,说车上半途不见了三个人,那三个人的行李还在,乘警将江烁带到了值班室,拿出两个登山包,包里都是是阴砖。说这包是那三个人的行李,包里还有一个小纸条,写的是“江烁,9车13号下铺”。


4.乘警带江烁去找失踪三人的家属,发现那是一个老头,满脸的皱纹,穿了一个很简朴的布夹克,头发全白,眼睛却很有神。这老头很冷静,和乘警说希望单独和江烁聊聊看,乘警就走了。


5.江烁问老头那包东西到底哪里来的,老人却说给你剥橘子,你不吃,以后可就没机会吃了。我少了三个人,你不交出来,不怕抵命么?白开直接帮江烁呛回去了,带着江烁走了。白开说这老头是来对付他们的,但是被秦一恒发现先下手了。秦一恒带着砖影响发挥,索性丢老头这儿了,又用纸条告诉老头,江烁这人他保了。(如果是秦一恒写的字条,为何江烁认不出来笔迹?)


6.江烁说那我们肯定是去阴河了秦一恒都来了,白开反而觉得秦一恒没准不知道路是让他们带带的。


7.晚上老头用方术逼江烁的魂,被白开他们发现了,便将老头抓过来拷问。老头说是笼街的活,不知道雇主,只知道跟着他们能找到宅子,到时候要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看宅。(万锦荣到时候是不是也要从东南西北四个正位看宅子?)


8.江烁想去乘务室等秦一恒来拿砖,白开拦着说以后总能见到的,不用现在去惹事。


疑点:


1.火车上既没有看到秦一恒,也没有看到万锦荣,他们两会不会偷偷约着见了一面?


 


小村落老乡家:(万锦荣下车时才露面,带着他们租了一辆suv到了小村落,落脚在一个老乡家。)


1.老乡名叫老冯,很热情。


2.万锦荣每天白天都是一个人出去,并不要人跟着,直到天黑才会回来。(通过后文可知,万锦荣这是去菜窖大铁柜了)江烁怂恿白开跟踪,白开说太危险了。


3.江烁通过超市小老板了解到,这两天秦一恒进林子了。江烁将这事告诉白开,白开看着日期道万锦荣非得带你来,那估计这事没你办不成,咱们进林子的时间也不会太远了。(白开知道差不多进林子的时间,我觉得应该是秦一恒告诉的。)


4.白开说这话的第二天,一大早万锦荣就叫醒了他们,说在林子里找到了一栋宅子。


 


去冰宅:



  1. 江烁和其他人心情比较平静,白开则是一脸喜悦。


  2. 下午过半的时候起了风,万锦荣忽然回头往后看,大家这才发现走在队伍最后面的小鬼已经不见了。万锦荣没让去找人,一行人又往前走了。


  3. 终于看到了宅子,这宅子四四方方,是用冰做的。万锦荣走的很谨慎,说这房子之前还不是这样的,最近才盖好。(盖房子的人是谁?是也进来了的秦一恒么?)白开和江烁挖了点冰尝了一下,有骨灰的味道。万锦荣说这冰是用阴河的水冻的。(PS:万锦荣抚摸宅子的时候像抚摸小动物和艺术品似的)


  4. 万锦荣喊道,大家分开找一找宅子的门。(联想一下之前老头说的四个正位看宅子,如果是真的,现在有珠爷,眼镜,白开,万锦荣,江烁五个人。万锦荣和江烁在一起,其他四个人也够站三个正位了。)


  5. 珠爷忽然叫白开去看虫子,将白开支走了。只剩江烁和万锦荣时,万锦荣说宅子里有东西在动,江烁贴了看了一下,忽然后脑勺一痛被人打晕了。(应该是万锦荣打的)



 


冰宅里:



  1. 江烁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冰宅内,宅子里没有任何东西也没有墙壁,但是天色太黑,能见度很差,江烁也没法确认宅子里还有谁。


  2. “我发现两个问题,一,宅子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无论我怎么喊,都没有人回答。二,更重要的是,这一趟下来,我没在墙壁上发现任何门或是入口。这让我很奇怪,我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


  3. 江烁打着打火机又找了一遍,还是一个人都没有。这时他忽然听到秦一恒叫他,江烁循声找过去,果然看到秦一恒用着几乎同样的姿势靠在墙壁上,样子很虚弱,不见一点血色。(应该都只有魂魄进来了)秦一恒穿着军大衣,带着帽子党的帽子,身上有很多雪(可能在外面呆了很久)。秦一恒说自己进来是来带江烁出去的


  4. 江烁问秦一恒宅子是谁建的,“秦一恒淡淡的看着我,苦笑道,【你就算全都知道了,可是你能改变什么吗?江烁,你记住,在任何事情面前,只有活着才是王道。】”


  5. 江烁说要陪秦一恒去沉衣柜,秦一恒说:“【该我做的,只能由我来做。】对自己好点,别那么抠了。白开在救你。”


  6. 秦一恒说:“有烟吗?有日子没抽你给的烟了。”


  7. 江烁看到白开他们在外面凿冰想进来,却发现一个一模一样的的自己在队伍中。(江烁本来的躯体被污秽占用了)。江烁冲他们大声喊,秦一恒说你现在不是人,他们听不到的,一会儿照我说的做。


  8. 江烁问秦一恒:“这人是谁啊?是我?”秦一恒死盯着那个人说:“他不是你,虽然他很想是你。江烁,一会儿你听我的口令,冲过去从背后死死地抓住他的肩膀两头。无论他怎么挣扎你都不要放手,如果放手了,就真的没有机会了。”(这是让江烁回到自己的躯体里。)“一旦成功了,不要管别人,喊白开帮忙。这些人里你只能信任他。”(第二个九子宅的时候秦一恒还让江烁提防白开,可见那个秦一恒真的挺有问题的。)


  9. 秦一恒看另一个江烁的眼神充满敌意,而那个江烁好像能看到真的江烁和秦一恒。


  10. 万锦荣让珠爷和眼镜量房子,白开说别打障眼法了。万锦荣【嘴角狡猾的翘了一下】(想起了第二个九子宅奇怪的秦一恒)把珠爷和眼镜叫回来了,说:“没有任何障眼法,我只是不喜欢让结局来得那么快。【这里,有我的秘密】。”


  11. 江烁问秦一恒万锦荣的秘密是什么,这冰宅又是谁建的。秦一恒摇摇头,说【每一年这个冰宅都会在不同的位置。】我不知道这是谁建的,总之早起来非常的麻烦。【因为砖还没找齐,只能用冰建。】(前文已经知道最早打捞起来的大棺材里是一座宅子,用阴砖做的,可能是拿来封污秽的。那这个冰宅是不是仿照那个做的?万锦荣说这里有自己的秘密,是不是从棺材里出来的污秽之一?万锦荣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为何非要带江烁来到这里,就为了让污秽占用江烁身体么?不在这个地点是不是无法完成?)


  12. 白开忽然背叛万锦荣,秦一恒推着江烁回到自己身体,白开和万锦荣一伙儿打起来。秦一恒最后说了一句【江烁,再见】。(白开和秦一恒应该是早有联系,一开始就知道万锦荣在这里要干什么,所以才能及时出手。而秦一恒可能是跟着万锦荣找到这个地方的。)


  13. 江烁醒来时,万锦荣说停下!别打了,没用了,便停下了打斗。(江烁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万锦荣让白开看看别人的状态,没事的话就走。


  14. 江烁打着手电照了一圈秦一恒,没看着人。(江烁看到的秦一恒身上还有雪,应该是在这个冰宅外面逗留过一阵。从描述来看,江烁之前能进来应该是因为自己变成了灵体,秦一恒估计用了同样的方法进来。)


  15. 江烁在这里没提秦一恒的名字,不知道万锦荣知不知道秦一恒在这里。江烁问白开刚才怎么回事,白开说万锦荣想让江烁身上的东西成为江烁。还说万锦荣这回是无路可走了,以后江烁就安全了。



疑点:



  1. 冰宅这里的几个重点问题是:冰宅谁建的?冰宅的作用是什么?万锦荣的秘密是什么?上江烁身的污秽是谁,为何秦一恒对它充满敌意?万锦荣不需要江烁吃骨灰了么?还是嫌江烁吃慢了找个人来取代他?为何这步走失败之后万锦荣再也无计可施?


  2. 白开貌似一挑三成功,武力值基本到凶宅榜首了,可惜没和大秦打过,没法比较。



 


走出去的路上:(雪地里的登基魂局)



  1. 发现之前走丢小孩儿的尸体,尸体上被套了皇袍,万锦荣解下小孩儿的腰带引魂出来,和白开合力破了这个局。白开说登基魂是四大凶之一,但是万锦荣烧它尸体时,登基魂都不闹,白开问万锦荣是不是因为你,万锦荣不说话。事后白开都还在思考这个问题。(登基魂也是做了一天皇帝的,如果只靠气场可以压住这个,可见非常不简单。这里有几个个猜想,假设一:登基魂怕的是万锦荣,万锦荣有没有可能是真龙,但如果是真龙为何不自己上江烁的身?假设二:登基魂怕的是万锦荣身边的其他东西,那个他招上江烁身的污秽会不会是真龙?但是如果真龙当时已经进到了江烁身体里,按道理来说没这么好出来。假设三:登基魂其实怕的并不是万锦荣,而是现在身上带有真龙的江烁。)【但是之前天帝砂看到万锦荣时也非常恭敬,登基魂有可能真的怕的是他,那要这么说的话,他的来头到底是什么?】


  2. 江烁离开时,看到身后另一个方向的树林里,也有一个模糊的轮廓,跟之前看那小孩的尸体挂在树上时非常的像。(有人用同样的方法招了别的东西么?)



 


小村落:(回到老冯家睡觉,醒来时江烁看到白开正在质问老冯。)



  1. 白开发现他们之后有人来过老冯这儿,还要吃婴儿汤,有可能是之前在林子里做局的那些人。而后江烁去超市老板那儿打听,发现这伙人有七八个多,由一个老头带着。


  2. 夜里老冯摇醒江烁说那群人又回来了,火车上的老头牵着一水小伙,在拜宅子。


  3. 江烁和白开出去看,顺着墙根走,后来在房顶上发现了秦一恒。


  4. 老头冲宅子里道,你出来吧!这个人随便你挑!然后万锦荣从屋里走了出来,走了几步就站住了。老头又说:“这些人随便你挑,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如果你喜欢,都拿走。”白开告诉江烁这人是来换万锦荣的肉身的。


  5. 万锦荣听了这句又转身回了屋子,老头忽然道,你别怪我!就让那些人都进了屋子。


  6. 白开江烁秦一恒下去抓住了老头,老头说这次的事和火车上无关,让他们不要过问。白开问他找万锦荣干什么,老头不说。


  7. 老头本来已经一副生死都看淡的表情,一见了秦一恒就慌乱了起来,还本能的躲了一下。然后秦一恒进屋了,白开问老头是不是认识他,老头脸色一变,说不认识。白开凶了老头两句,老头有些失落,但依旧没有服软,不明不白的说了一句,那是我们【少东家】的,拼了老命也要拿回来。


  8. 宅子里叫喊起来了,白开和江烁进去看到炕上躺着几个尸体,都在哀嚎。江烁和白开的里屋传来声音,白开让江烁看着尸体,自己去找秦一恒了。这时那些尸体也闭嘴了,然后有个尸体叫江烁的名字,江烁走进去发现是秦一恒,已经换了衣服,而且肩胛骨上也有黑线,和其他尸体串在一起。


  9. 秦一恒说自己已经找到了阴河的位置,让江烁不要再查下去了。外面老头吹起了口哨,秦一恒跟着尸体们走了出去。


  10. 这时白开下楼说,没有找到秦一恒。江烁说他和尸体混在一起。白开【咦】了一声,摇了摇头说,看一看就知道了。江烁心想秦一恒这样伪装,可能是为了躲万锦荣。(唉,真龙和万锦荣扑朔迷离的关系)


  11. 两人出去看到外面聚集不少人了,但都小声说话,万锦荣走了出去,一会儿两边打了起来。村民全被诈尸吓跑了,江烁和白开看到万锦荣被制服了。


  12. 江烁问白开,秦一恒要捉万锦荣?白开点头,指着他们,江烁看到那群人押着万锦荣往林子里走,跟在后面的两个人是秦一恒和老头。


  13. 白开和江烁跟在他们后面,不多时人跟丢了,只剩了尸体。白开赶着尸体继续追秦一恒,因为他们用黑线串在了一起,按理是能找到的。


  14. 白开在此时提出经典问题,问江烁如果要选自己和江烁沉河,江烁选哪个?江烁选了白开。白开又问,要是在你和秦一恒中选,你选谁。白开认为沉河这事可能秦一恒和江烁的江烁的作用可能是一样的。而秦一恒想去沉衣柜,万锦荣则相反。


  15. 白开发现脚印,过了一段之后发现他们三人应该是跑起来了,地上先看到万锦荣的衣服,然后是秦一恒的,最后是老头的,白开猜测他们正在被什么东西追。



疑点:



  1. 这里老头操纵尸体进去,里面有万锦荣,而后秦一恒也进去了。为何后来尸体都倒下了,是被万锦荣收拾的?秦一恒进去之后和万锦荣有没有正面交锋过?


  2. 白开进去时没有看出尸体有秦一恒,等到白开上去了,秦一恒才叫江烁。白开在上面没看到万锦荣也没看到秦一恒,那之前的响动是怎么来的?白开下来后秦一恒就跟着尸体出去了。这里阿苏猜测过,会不会这个秦一恒是真龙,自带整容功能,附在什么身上,江烁看什么就像他,所以白开当时没发现。但是这个假设有个问题就是,如果是这样,白开赶尸追,最后看到的秦一恒不可能是不对的,因为白开在场。假设这个时候是真秦一恒已经来接应了,那之前那个尸体又去了哪里?


  3. 老头说少当家的东西一定要拿回来,我看是说的万锦荣现在用的这个身体。


  4. 这段出场的秦一恒给人感觉挺冷的,而且老头看了他也害怕,猜测可能是真龙。



 


人参精出没:(走到自杀坟圈)


1.江烁和白开发现老头,老头奄奄一息,让他们快去救少东家。白开问他怎么回事,老头说人参。


2.江烁中了人参的幻术,险些丧命。破除之后,白开问秦一恒:“跑了?”,秦一恒说:“恩,别追了,我们回村子。”(这里说的是万锦荣还是人参不得而知。)


3.江烁发现他们进了坟圈子,都是木牌,木牌上没有名字。白开和秦一恒说这些人是走过来把自己埋在这里的。秦一恒掏出从老冯家顺走的烧火棍挖了一下,挖到了骸骨。说这些人埋得很匆忙,而且很浅,是想着有朝一日从地里起来会容易一些。白开说只是以为而已。


4.秦一恒说:“江烁,没什么好意外的。这些人知道那一天必须要死。这是他们的命。命这个东西啊....”(这些人都是万家的么?为何那天必须死?)


5.三人往回走,没有再遇到那老头。


疑点:


1.万锦荣和老头去哪里了?


2.老头和秦一恒一开始押着万锦荣是想干什么?


3.这些死去的人是用来喂人参的么?人参是不是有人在养?


 


菜窖:(穿越的大铁柜与老楼)



  1. 村子那里聚集了很多村民,老冯让他们三跟着走,将他们带进了菜窖。


  2. 老冯说:“我们这也是不得已,江老板。我们等你很久了,比你想象的要久很多。”然后让江烁自己进了一扇门。


  3. 江烁顺着这门走出地窖,来到一栋楼里。小楼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风格,江烁记得自己姥姥家的房子就是这个风格。但是宅子的院子被废弃很久了,只剩下了几处残骸。


  4. 江烁进到屋中看,家具都还在,只不过该破的破,该烂的烂,一片萧条。但是看样子,里面只住了一户人家。那种年代能住这样的房子,肯定不是普通人。


  5. 屋里有很多野兽的足迹。


  6. “这家人当初离开,应该是很从容的,并不仓促。每一件东西都被拿走了,连个最小的装饰品都没剩下。想着我忽然发现我可能错了,如果这一切都被抹去的那么仔细,会不会这家人也跟这屋里的其他东西一样,被抹去了?”


  7. “楼上的环境让我大吃一惊,我进的这个屋是一个卧房。跟楼下截然不同的是,这屋里没被清空,大大小小的留下了好几样东西。有老式的闹钟,有一个老式电话机,甚至还有喝水的大茶缸,跟吃饭的铝制饭盒。只不过这些上头都没有任何标示,看了让我有点失望。在那个年代,通常这种生活用品都不是自己购买的,而是单位统一发放,而很多单位都会在自己发放的物品上写上单位的名称。所以一开始我还以为我找到了线索。”


  8. “紧邻着刚刚那个卧房的,也是一个卧房。里面的布局是大致一样的。只不过这一间里头东西要少一些,只看见了两根已经烂透的铅笔。床上没有毯子。看了看我就出来了。”(铅笔应该是绘图用的,可能是眼镜的东西。)


  9. 第三个房间要大一些,看布局的话,有几分像是书房,又有几分像是茶室。(喜欢泡茶的有万锦荣)房间的一侧有一个很大的书柜,只不过是空的,一页纸都没见到。倒是在靠近窗户的位置,有一卷已经被卷起来的羊毛地毯。我把地毯放倒了铺开,灰立刻扬的到处都是。我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地毯里也没有卷进什么东西。只不过上头有大片大片的污迹,我第一感觉是血迹,只不过也没法辨认了。如果真的是,可能这屋子里还出过人命。房间虽大了,东西却一件没有。我不想多耽搁时间,就去看最后一间屋子。(万锦荣说过,自己是被找来替换之前某个计划人的,羊毛地毯上的血是否属于前计划人?)


  10. 最后一间屋子是江烁在帽子厂房,通过那个来鬼集污秽的纸灰看到的屋子。


  11. 江烁在这间屋子的铁柜子里找到了很多东西:西装(比他身材高大的人穿的)、西餐刀、牛皮纸信封(里面都是头发)、江二恒名片、衣物、日用品、钱等等。


  12. 宅子里的东西没法带走。


  13. 江烁醒来,发现自己还是在地窖里,之前那些是大铁柜穿越带来的幻觉。菜窖里有个铁柜是烧东西的,旁边还有用棺材劈出的木柴。


  14. 老冯告诉江烁,这村里有问题,小孩儿都会夭折,大人要是搬出去也会遭殃。老冯说就是柜子搬来的时候开始出这样的问题,那个时侯他和江烁他们差不多大。(大概就是二十多年前)首都来了几个调研员,待了半月后临走最后三天让他们挖了个地窖。走前有个调研员很少说话,从来不笑,走的那天忽然回头冲全村的人咧嘴笑了。


  15. “又隔了半个月,终于把这些人盼了回来。这次的调研员只来了三个,一同进村的还是拉了整整几个拖拉机的设备。当时都用布罩着,谁也看不见。还是村里的一个人好奇,悄悄的掀开才发现,里头竟然都是大衣柜。老冯指了指那堆木柴,又指了指大铁柜子。接着说,还有这个柜子跟那个大炉子。三个调研员指挥者村里的年轻人把柜子跟炉子安放好,最后跟村长交代。因为审批的时间比较长,所以短时间内油田是无法开垦的。不过为了收集数据,会经常有调研员再到村子里来。到时,就要我们带调研员去看这铁柜子和木柜子。一切都要听调研员指挥。村长肯定不能多说什么。因为调研员说了,这工人的名额是有限的。油田又属于军事化管理,对工人的服从性要求非常高。谁不听命令,名额就不会有谁。这话放出来了,自然谁也不敢说个不字,甚至连问一下这些柜子是用来干嘛的都没。之后果然跟那三个调研员说的一样,过了一个礼拜,【真的又来了一个人。当时这个人已经非常的虚弱了,而且身上还带着伤。到了村子里之后见到了村长,甚至都不让我们给他上药,一刻不停的就来了这个地窖。】指挥着村里的人劈了一个【衣柜】,用衣柜的木柴烧炉子。最后他让所有人都出去,一个人在地窖里呆了很久。等到这个人走了之后,村子里的人进来查看。发现不仅是木柴,铁柜子里那人也似乎烧过了什么东西。只不过究竟是什么,谁也不知道。当时我们几个年轻人都以为这是调研员用高科技在考察油田呢。谁也没多想。那个调研员也没再村子里多留,黑着脸就回去了。看着非常的憋闷,村子里的人除了村长上去说了几句好话,谁也没敢吭声。自打那个调研员走了之后,村子里就接二连三的开始犯晦气。先是村头老王家的小媳妇难产,连孩子带大人谁也没保住。”老王家媳妇诈尸,说了一句“俺在下面”。“给四大爷灌了口酒,人就活过来了。这四大爷也是懵啊,唠了半天也说不出来啥。就告诉我们他听见有人求他,说拉他一把。他人就不明不白的晕过去了。”(此地应该是有了地窖之后,和阴间联系太密,导致小孩儿易夭折。虚弱带伤的调研员是谁?)


  16. 老冯说那些调研员隔三差五的就来一趟,有时候半拉月,有时候一个礼拜。每次来的都不是同一个人!


  17. “不过第二年那调研员来的也更加勤了,有时候头晚上来一个,第二天白天就又来了一个。 差不多到开春的时候,一下又来了一批调研员。这次弄得还挺正经,穿着一样的衣服,带着一样的【帽子】。这拨调研员里有一个非常的奇怪,别人跟村里人说【这个调研员得了疹子,不能见风,整个脑袋遮的严严实实的,都看不出来是男是女】。这波调研员进了地窖呆了整整三天三夜,不吃不喝,连拉撒都没有。只能看见烟囱里的烟就没断过。最后人出来之后,就不见了那个罩着脑袋的调研员了,咱也弄不明白这是病好了啊,还是怎么地。这拨人里领头的是一个岁数挺大汉子,出来后一个人去了村长家,把村长的老婆孩子都赶了出来,跟村长唠了好一阵。最后才带人走了。这村长出来之后,就跟全村的人说这村里的事是因为林子里有【参精】。这调研员们会帮着处理,【让我们谁也不能出村子,否则小命不保】。这国家的人都张嘴了,谁能不听啊。村里这几十口子人这时候也不指望当工人了,只要别让村里的人绝了后,什么都好说。这之后那些调研员经常会过来,差不多小半年。断断续续的不知道在地窖里烧了多少的东西。有几次我去扒拉灰,也看不出来烧过啥啊。都指望着这些犊子能把村里的事解决,可是又过了几个月,也没听说谁家的娘们怀了孩子。这人不出去,事可传出去了。本来外村的女人还能嫁过来,这会倒好,吓得谁也不敢到村里来相亲了。眼瞅着这村早晚就没了!全村的人没地哭去,都跑村长家闹啊。村长没法子了,又赶着那些调研员来的时候,去问了一下啥时候能让村子活过来。这回那边到真给了一个办法,他娘的,这算啥法子啊! 我这时候已经听得心里有了些谱。想必这所谓的办法就是林子里的那些木头碑了。看来死在里面的人就是这些所谓的调研员。只是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没等我细想,老冯果然就继续说道,那些犊子说要进林子里找【参】,让全村的人只要还能下地的都得一起进林子。让我们三步一磕头啊,那时候村里有俩七十岁的老头,折腾了两次就没了一个。还好那犊子没让我们一直往林子里走,【差不多到地方他自个就去了】,谁也不知道去里头干嘛了,反正这调研员是再也没出来过。 第一个调研员这么消失了,后来的几个也是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了。 我们好奇啊,村里人就商量下次偷摸的跟着一个跑的快的去看看。那次不是我去的,得亏不是我去的啊,不然呐我就没法跟你们今天扯这些犊子了! ”“这些调研员啊,不是人!”


  18. “看见那调研员,竟然一点一点的用皮带扣挖土,最后把自己埋了起来!你说这是活人能干的事吗?我们派去的人当时吓的就要尿裤子,本来还以为调研员是要挖什么东西,最后看见那调研员整个人躺在了土里,这才明白,这就是要埋自己啊!那调研员挖了两个坑!!!把自己埋进去的时候,手还在露在外头呢。指了指我们的人,又指了指另一个坑!这是让我们的人给他陪葬啊!这谁还敢留下啊!! ”


  19. 老冯说万锦荣也是调研员,之前还叫老冯把自己带来,嘱咐老冯不要告诉他人。


  20. 秦一恒说江烁看到的所有幻觉都是在这铁柜子里烧过的东西。“江烁,这铁柜子跟炉子就是很一般的东西,所有玄机都出在这木柴上。用那些衣柜劈出的木柴,在燃烧的时候,可能会有跟另一个世界产生联系的力量。那些人就是找准了这一点,跑到了这个极地,专门传达信息给另一个我们看不见的世界的。白开插话解释道,极地,就是所谓离玄学中那些东南西北正极方位最近的地方。反正你也理解不了,你就想是这里就行了。”(火车上的老头说的四个正位看宅子,这个老头到底是谁雇佣的?)


  21. 秦一恒说,这个估计就是在和另一个世界的人联络,对那边世界的人来说,只要有一样对方的贴身物品,就能了解到对方信息了。(江烁的名片在里面,说明宏达的就是烧柜子里面的一员,而万锦荣不知道他们烧了些什么,所以也用了江烁一样的方式进来看看)


  22. 秦一恒说蒙面人被烧进去后,才有调研员开始自葬在林子里。白开和秦一恒分析,可能是之前在里面帮他们的那个人,没法在帮下去了。但是补进去的人,是没有那么大的能力的。所以他们必须要用自葬的方式来维持这个局面。


  23. 秦一恒说里面绝大多数信息都被万锦荣拿走了(可是宅子里的东西不是带不出去吗?)


  24. 白开和秦一恒说要去搞宏达的人,叫江烁这拖后腿的就别去了,江烁不肯,一路粘着他们回去了。



 


天津:



  1. 到了天津后秦一恒与白开分道扬镳,江烁跟着秦一恒跑了。


  2. 秦一恒去了一家写字楼,来到一家金融投资公司,把钱都给了江烁,自己去了里屋。将说在外面与总经理交谈,了解到秦一恒来存钱是他们刚入行不久的事情,经理名叫张凡(少年篇)。


  3. 秦一恒在里面换了套衣服出来,还是常穿的中式小褂。(这公司里屋为什么有秦一恒的衣服)


  4. 白开和秦一恒用免提打电话,白开压着嗓子说发现了点问题,秦一恒没说话,就用指尖敲了三下桌面,白开说我这边有点问题,你快去看看其他的。


  5. 秦一恒告诉江烁有三个地方要看,让江烁自己选。江烁选了三个地方中,居中的那一个。


  6. 张凡将两人送走,给了秦一恒车钥匙。


  7. 秦一恒去的是个星级酒店,江烁去的是商务大厦。



 


商务大厦:(江烁在商务大厦查问题时遇到广东老板)



  1. 这次事件是两边办公室对着挂镜子之后,一方办公室出事(江烁在的这栋楼的),另一方都走人了。


  2. 广东老板是白开“同祖”的亲戚,这次来是帮忙的。白老板是风水大师,一直强调是来赚钱的,自己是生意人。


  3. 白开说宏达集团底下有个专门做房产中介交易的公司,白开和秦一恒租了四个办公室,正好把那公司围住。


  4. 几人到咖啡馆回合,秦一恒身边站了七八个人都不敢坐下来。秦一恒说这咖啡馆就是今后碰头的地方了,秦一恒一摆手让那七八个人出去了,这头就开始说正事。


  5. 江烁问为什么搞这么个咖啡厅,秦一恒告诉江烁是因为霓虹光。秦一恒说靠白老板才弄懂了霓虹灯的含义,白老板解释说霓虹灯在表示江烁的生辰八字,等于在通知什么人江烁来了天津。


  6. 秦一恒让江烁去热闹地方待着,办公室这边交给自己和白老板。



 


撒欢的日子:



  1. 江烁在天津热闹的地方转悠了一个礼拜,偶尔去商务大楼看看。白开每天发个短信告诉他不用去咖啡馆碰头。第二周江烁开始去人少的地方,发现总会遇到一些流浪汉。江烁再次收到白开短信,说要给乞丐四十九块五试试。


  2. 江烁真将钱给出去后,那乞丐好像有些害怕他似的走了。江烁开始打白开电话,马善初拿着白开的电话出现,让江烁上车。江烁上车后发现两个人,一个半大老头,一个清秀小姑娘。


  3. 到了咖啡厅,还有白开、白老板、那批年轻人、罗大鼻、张凡,大家开起了会议,白老板说霓虹灯的信息有变,不得已让大家这么赶。


  4. 霓虹灯的讯息是今晚就做掉江烁(将生辰八字换成了今天子时),于是秦一恒与江烁做局换了身份,秦一恒去引蛇出洞。


  5. 白开、白老板、马善初一队。秦一恒、小姑娘、罗大鼻一队。



疑点:


1.那四十九块五起了什么作用?


 


中介所:(来到宏达房屋中介所探探情况)



  1. 四人在车上兜了很久的风,散尽了江烁的味道,才来到中介所。


  2. 从外面看是一栋四层楼高的小楼。很不起眼,外墙已经很久了。大概是上个世纪的建筑了。


  3. 白老板掏出了开门的钥匙,说这钥匙是买的,很值钱。


  4. 中介所里很冷,二层楼的休息室里放着四个纸杯。马善初含着沾酒的哨子睡了一会儿,醒来说梦到了寄居蟹。(借尸还魂)


  5. 四楼门口有红线和铃铛,走廊有很多衣柜,白老板在门口守着,他们三进去打探。四楼没有灯,可见四层一直是保持黑暗的。发现衣柜里是借尸还魂用的尸体,而有四个衣柜是空着的,说明已经有四个还魂了。(楼下那四杯白酒,说不定是准备给这四个还魂人的。)


  6. 三人听到铃铛响,白老板已经不见了,他的金马甲也被撕得七零八落掉在地上。


  7. 三人走了一阵发现被鬼遮眼了,白开和马善初开始破局,听见吱嘎声,是衣柜门打开的声音。这时他们才发现自己是被关进衣柜了。



 


九子宅:(衣柜里的幻觉)



  1. 三人顺着回到四楼,发现走廊尽头变成了一条泥泞小路,走到头是一扇厚重的门,推开门后面是九子宅的大厅。但是大厅内没开灯,靠着窗外的月光照明。


  2. 透过大厅窗户,可以看到外面院子里有很多人,这些人都带着帽子。江烁知道他们这是要镇真龙了,这时白开指着一个人问他认识么,江烁一看,发现是秦一恒。


  3. 秦一恒身上连着两只粗的铁链,木然的看着面前的大坑。首先推下去两个雕像,雕像和铁链连在一起,秦一恒就倒了下去,接着的雕像砸在秦一恒身上。做完之后其他人往里面丢了些什么,开始撒土。


  4. 江烁坐在那里哭,后来才发现他看到的和白开马善初看到的不一样,他们看到的是不认识的人,江烁看到的是秦一恒。


  5. 马善初猜想江烁看到的秦一恒和白开与自己看到的不一样,于是有了江烁一直看到的是真龙,而他人看到的都是秦一恒这样的结果。白开估计会发生这样的状况,是因为江烁是最适合秦一恒还阳的躯体。



 


回忆杀:(江烁回忆与秦一恒的“初见”)



  1. 这段简直,教你如何泡男人!首先!你要强硬!江烁是夜班黑出租司机,秦一恒报了个他不认识的地名,江烁本来不想载的!但是秦一恒怎么样!拉开门就上去了!强硬有没有!其次!你得投其所好!强硬之后要给糖!于是秦一恒立刻给了几百块江烁!江烁载着人就走了!再者!下钩子!聊他喜欢的话题!你要谈吐不俗!侃侃而谈!看江烁一下就被秦一恒糊弄进去了!觉得这就是高人!最后!狠心!对自己狠心!舍不得孩子套不找狼!舍不得手吃不到羊!这一路流血写字!不就让江烁彻底信服!屁颠屁颠上来送创口贴!两人一来二去也就熟络了!(这里画外音一下,我觉得要是这时江烁问秦一恒“你在城里写了什么字啊”,秦一恒说“写的江烁我爱你”,再比一个爱心出来,我看估计就——————————进局子了)


  2. 这之后,秦一恒建议他去做凶宅的买卖,两人也就是这样入行的。



疑点:



  1. 这时候来勾搭人的到底是秦一恒还是真龙,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但是对江烁的这些了解没准是从秦一恒那里知道的,但这么想,如果秦一恒一开始知道真龙的目的,应该不会带他来江烁这里。



 


出衣柜:(秦一恒来救他们)



  1. 出来后看到秦一恒和白老板,白老板说是衣柜上问题,对方知道他们要开衣柜,在衣柜上放了太岁粉,封他们的阳气。


  2. 江烁看现在白开状态不好,没跟秦一恒当面对质。这一看秦一恒脸上还有很多伤口,有的都结痂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弄得。


  3. 白开反而大怒,说那些人根本没想要他们的命,目的只是戳穿秦一恒的身份而已。秦一恒让白开别中了反间计。



疑点:



  1. 倘若对方真是反间,那是知道他们是为秦一恒做事而不是为真龙做事了,否则揭穿这一层根本没有意义。这样看帽子其实一直不确定真龙到底在江烁身上,还是在秦一恒身上,只是知道他们互相之间有隐瞒。



 


秦一恒讲述真相:(颠覆3这章还是自己看过一遍比较好)



  1. 真龙说从前有人一直被上头沉进阴河里,目的是为了让河里某个污秽还阳,只要不是那个污秽还阳,就会有更多的人被沉下去。而这时计划终止,因为内营地里出现了那批帽子叛党,目的是为了用同样的方式,让阴河里的前任真龙还阳。


  2. 帽子党们要杀掉真龙,因为只有杀死了真龙,才能复活前任。


  3. 万锦荣和真龙都是参加的计划的后半段。叛乱开始后营地大清洗,万锦荣葬身火海,但只有身体死在了那里。


  4. 真龙说在老祖宗屋子上江烁身子的是秦一恒,他们两做了交易,不动江烁的人。真龙说这不仅是因为秦一恒,还因为江烁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5. 真龙说他这次是来帮江烁了结这一切的,这之后他再也不会出现。(忽然一想这样的话,那凶四直接结尾,后续剧情接种子界的确可以)


  6. 金句【有人为你牺牲,你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疑点:


1.万锦荣也死在了火场,那万锦荣让江烁肉择的,会不会是自己的骨灰?


 


咖啡厅:



  1. 江烁还是懵的,白开说不管怎么样,来帮助他们的就是好人,让江烁别想太多。而马善初表示自己是没有立场的,不站在你们任何一边。但如果有一天非要选,他选正义的那一边。(卫宫善初,正义的伙伴!)


  2. 出楼时江烁看到很多尸体,上面都有明显的外伤,应该都是秦一恒放倒的。(武力值)


  3. 回了咖啡馆后秦一恒布置任务,江烁不在任务中,干脆就跟着白开。和马善初,罗大鼻在一起。



 


商务大厦:(白开他们的目的地是去商务大厦)



  1. 去的路上白开问江烁相不相信这个秦一恒说的话。然后他们问罗大鼻之前秦一恒在干什么,罗大鼻说之前秦一恒在路上下了车,回来坐了一会儿不说话后,又出去了,再回来就让他们先去咖啡馆等着。


  2. 白开将江烁他们送到大厦下面,自己调头去找秦一恒,说手机都开着,有变故就电话通知。


  3. 来到办公室后,江烁发现这里摆满了蜡烛,罗大鼻说秦一恒这是要搞满天神佛。


  4. 罗大鼻问江烁做这事有没有报酬,说自己是替人问的。


  5. 事情发生变故,发信号的引魂灯应该是三个,结果现在满天都是引魂灯,还往他们这里飘来。江烁打白开的电话,打不通。


  6. 危急关头,罗大鼻告诉江烁秦一恒曾经想过改江烁的面向,江烁命理可能有点说法,秦一恒想帮他改改。


  7. 这时冲进来一群帽子党,双方僵持了一下,那群人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说“不是他”(这个人是不是在袁阵老头房外,袁阵老头问话的那个人?)这时候江烁和秦一恒换了身份,这些人可能看到的是“秦一恒”,但“秦一恒”身上又没有真龙。


  8. 白开过来救场,黑暗中打起了混战,江烁趁机往外跑,身上挨了很多下。这时秦一恒过来了拖着他往外跑,将他扶着靠好墙后让他别动。江烁再睁眼睛,秦一恒就不见了。里头的声音渐渐小了,有人过来掐江烁的人中,白开往他脸上喷水,将他扶起来。江烁还是失去了意识。



疑点:



  1. 白开跟去秦一恒那儿后发生了什么?



2.秦一恒为何要改江烁命理?因为他注定早死么?


 


医院:


1.江烁最后在医院醒来,白开在旁边小苹果,哼民族歌,身边摆着半米高的皮帽子。


 


总结:


刚又重看了一遍颠覆3,发现真龙讲到后来也哭了。这么一说,如果真龙没撒谎,那江烁、秦一恒、真龙都哭过一遭。唔………………三个软软!!!!!!!!


假设真龙说的是真的,那势力分配应该是,帽子,上头,真龙,万锦荣。帽子就是宏达集团,袁阵,六指,调研员。上头不明确。真龙是受害者,被帽子追杀。万锦荣一直到现在,方向都很不明确。说他是帽子吧,他又在笼街发活保护秦一恒。说他不是帽子吧,他又是调研员中的一份子。加上万锦荣的灵魂非常强大,这人的真实身份太可疑了。


 


顺便,安利一下老万吧。真龙说自己没什么朋友,至少搞大事还能有几个朋友来帮忙呢,而万锦荣我从头看到尾!没有!朋友!没有!完全没有!只有一个司机!真龙介绍他都说的是在营地认识的!也没说是朋友!


 


而且我整理的时候,还发现就他的话,最·抽·象!说话超级不直白的!!!!!简直文学少女万锦荣!【男子高中生的日常梗】摘取万锦荣说的部分话,大家感受一下。


“下次来,就是来看你了。”


“我想救他们,可是没一个成功的。”


“他们都属于这里,现在他们回家了。你也属于这里。”


“肉择之后我会带你去一个地方,一个本来我应该去的地方。”


“我只是不喜欢结局来得这么快。”


然后万哥的特点大概是,喜欢喝茶,大多数时候都冷冷的,废话很少,可是没见他动过气跳过脚,能力一♂级♂棒!灵魂好像来头不小的样子!而且和真龙一直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关系!_(:з」∠)_和袁阵也是!


 最后来几张文学少女治愈治愈!





这么文艺的老万!大家不来一发么!




整理完了 开始填坑!

评论

热度(75)

  1. 初七拔dio无秦说 今晚不拉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