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七

凶宅笔记剧情流程攻略及疑点(第三部)

拔dio无秦说 今晚不拉灯:

第三部为毛有七十六章这么多!?


这部出场人物增多,和阴河联系开始密切,GN们一起来探讨探讨研究研究吧=W=


依旧抽打阿苏 @苏衍Miros 




第三部整理


 


老头子的渡船:(受邀去参加葬礼→然后下了船到复制房)


1.白开说的水里有东西是很多纸船,之前在洗浴中心秦一恒说过为了保亲人渡河的时候安全,很多人过世后家里会放小纸船。所以老头子的这条船,应该是在模拟渡船。


2.进入船舱后因为里面拆过很多东西,所以看起来很宽敞。


3.里面没有点灯,只有一盏长明灯飘飘忽忽。江烁想点烟,被白开按住了,说这里没点灯可定有玄机。


4.两人在里面呆了七八分钟,才见一些人从船舱外头挤了进来。但是这些人都不做声,讲话都静静悄悄的,头都不歪一下。江烁在这些人没有找见秦一恒。


5.这些人进来后站在船舱的另一边,不和他们站在一起。


6.白开将蝈蝈塞江烁嘴里,告诉江烁有机会就把蝈蝈塞老头嘴里,自己溜出去了。(白开出去干什么了?)


7.四五分钟后灯亮起来了,江烁重新看了一下后进来的人,里面还是没有秦一恒。但这些人一直面无表情。


8.老头的葬礼装饰很简陋,江烁发现老头摆的遗照是中介人袁阵的。江烁忍不住冲到棺材旁边去看,发现里面躺的还是老头。但是他这样折腾,那些人依旧死气沉沉的,没什么反应。


9.船开始往外开,这是舱门那里传来了一个声音:各位久等了。说话这人就是六指。


10.六指好像不认识江烁一样,扫了一眼船舱内的人,就走到了那口棺材后面。将后面的幕布一扯,幕布后面是很多大纸箱,拆开看都是衣柜。一共有四个衣柜。(六指是真不认识江烁了,还是装作不认识?)


11.六指说自己就不解释自己是谁了,这里的人对自己都是没有兴趣的。


12.“六指继续道,相信今天我们就能解开这个秘密,我跟你们一样激动。说着六指点找了桌上的两根蜡烛,船舱里的灯就跟着黑了”(揭开什么秘密?)


13.船已经停下来,但不知道停在了哪里。船舱外忽然有一个人大喊,有人爬上船了。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反应,六指稍微动了一下。甲板上陆续有了一些脚步声,那人又喊,不对!不是活人!六指这次在舱门探了探,竟然跟着追出去了。船舱里的其他人也就陆陆续续出去了。(船舱外大喊的人是谁?)


14.江烁将蝈蝈塞进老头嘴里,老头却把蝈蝈吃了,可人还在棺材里没动。(这蝈蝈可以把老头的魂魄逼出来,看看他里面究竟是谁的魂魄。但白开这个时候没有想到老头是来赴死的,根本不在乎吞蝈蝈会折寿,直接把蝈蝈吞了。)


15.江烁点了根烟压惊,就看见有一扇衣柜门打开了一条缝隙,江烁看不见里面是什么。衣柜又猛地响了一声,出来一个黑影,往老头的棺材上泼了东西。(泼的是血)


16.黑影站定不动,江烁不知道是不是在观察自己,过了一会儿黑影叫他“江烁”,是秦一恒的声音。


17.江烁让黑影到亮的地方来,黑影不动,说你先听我说,这里的衣柜不太对,你要小心点。还说,还有一个人在衣柜里。(还在衣柜里的人是谁?)


18.江烁接连问了秦一恒几个问题,为什么在这里,老头是不是也邀请了他。可是黑影都不回答,江烁给烟他也不接。


19.江烁怒了想凑近看看他,结果被黑影压在衣柜上,这时黑影用了擒拿,告诉江烁别乱喊,顶住衣柜门,别让他出来。


20.两人顶了一阵之后,黑影忽然干脆的跑路了,把江烁一个人丢在那里。(这里一直没看到黑影的脸,江烁是根据声音习惯姿势动作判断他是秦一恒的)


21.江烁一个人顶着,看到老头从棺材里出来了,满头血拿着一根点着的蜡烛问江烁:“你到我的灵堂来做什么啊?年轻人。”(明明是老头邀请的,为何老头要这么问?还是因为江烁不应该出现在灵堂,应该在其他地方?)


22.江烁一松气,衣柜瞬间打开,船舱里乱作一片。这时白开从船舱外进来拉着江烁,让江烁跑,说船要沉了。


23.江烁觉得秦一恒也在里面打,不肯跑,白开和他就又加入了战局。打着打着江烁发现他们打得都是假人,白开说里面缝了骨灰,是借物还魂。


24.一场战斗结束后,剩下三个人,白开,江烁,刺青小哥。


25.刺青小哥特征:长得还挺清秀,看着应该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主,眉骨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刺青。


26.江烁问刺青小哥是不是被老头邀请来的。刺青小哥点头。江烁问他之前是不是躲在衣柜里,刺青小哥摇头。(如果之前在衣柜里的不是刺青小哥,那又是谁?)


27.白开说秦一恒肯定来过,又说秦一恒这招很绝,让老头玩完了。白开说老头这招是借人还鬼。


28.白开和江烁将衣柜都打开了,没有看到老头的人。


29.江烁对刺青小哥说,我叫江烁他叫白开。刺青小哥忽然把头抬了起来,声音依旧沙哑“你叫江烁?那我认识你,我在我的家里见过你!”(金句,之后分析的重点)


30.白开拍了刺青小哥一掌,刺青小哥说“下次来,就是来看你了。”(这句话不知是对白开说还是对江烁说得,我觉得对江烁说得可能性大一点)


31.白开没有动怒,反而对江烁说,这人身上有戾气(估计是打那一掌感受到的),要江烁出去的时候看看他有没有影子。


32.刺青小哥往外走,白开说追就出去了,江烁摔了一跤又找了半天的打火机就比他们晚很多才出去。这时江烁发现地上脚印不寻常,有一串血脚印是往船舱里走的,说明泼了血之后有人走进来了又出去了,但是又走回来了。可是江烁他们一直在这里,并没有看到人走回来。


33.江烁出去之后顺着感觉追那两人,觉得船是停进了一个大仓库里,江烁下了船继续往前走。看到了一面墙,顺着墙找到门进去后,发现这是自己家里,里面每一点细节都和自己离家时一一模一样。


34.江烁离开自己家,往前走寻找其他的门。第二扇门很老式,里面一扇木门,外面是铁栅栏,这里是白开家的复制品。江烁问那个人在那里,白开努努嘴,就见刺青小哥从白开家里屋出来了,看上去有些沮丧。


35.江烁感觉这两人站在了统一战线上,也不知道他们聊了什么。


36.白开告诉江烁,这些地方都是训练场,有人在计划如何在他们家杀死他们,让他们的房子变成凶宅。(白开问这话的时候提前问刺青小哥,确认了么?小哥说点点头。确认的是什么?)


37.白开给江烁看自己在笼街的接客,阿不,接活记录,发现接秦一恒的那个活没有记上去。白开认为这些房子都和秦一恒有关系,建房子的人想干掉秦一恒从衣柜带回来的东西,那些人不知道这个东西在谁身上。他们在这里盖房子,是因为这些人害怕那个东西。(那个东西是真龙么?他们害怕真龙?)


38.刺青小哥说那个活是自己发布的。而活的内容,白开说是接近秦一恒,并保护他。白开猜测这人是要保护秦一恒身上的东西。(刺青小哥要保护真龙么?)


39.白开从自己家里翻出三个手电,他们一人一个继续往前走,找到了第三扇门,这里是风水大师万锦荣的家,刺青小哥进去后一直看床下。江烁发现棋盘的摆放已经不一样了,所有的马都还在,而红方的帅和黑方的将调换了位置。


40.刺青小哥说:“原来你们中间有鬼。”刺青小哥又指着棋盘说:“很清楚了,但现在很平衡,也有人在鬼中间。”(将帅有没有特指,是不是说两边的领头人。人这边的领头人是鬼,而鬼那边的领头人是鬼?)


41.三人又出去找门,这次找到了衣柜的门,但是间距和房子之间的间距不一样,短很多。


42.刺青小哥摸了摸门就钻进去了,江烁在外面问白开你是不是和他很熟,白开否认了。不一会儿刺青小哥出来了,一边摇头一边继续往前走。(为什么要摇头?)


43.江烁问刺青小哥,一会儿会不会也看见你家?欢迎参观吗?刺青小哥说:“我家比这里的每一个房子都大,另外,你已经参观过了。”


44.三个人继续往前走,发现有人烧纸灰,白开说很危险。然后又找到一个门,这次门有锁打不开,结果刺青小哥就掏出钥匙打开了。江烁以为这是刺青小哥家,结果进去才发现这是秦一恒家。(刺青小哥为什么有秦一恒家的钥匙?通过后文知道刺青小哥就是万锦荣,通过新章知道万锦荣和真龙的关系,他们是私下经常联系么?)


45.秦一恒家里有纸灰,白开说他这是在招鬼。(招的是真龙么?)


46.刺青小哥和江烁都在客房时,刺青小哥问江烁:“这床你睡过?”江烁啊了一声,刺青小哥轻轻叹了口气,就不再做声了。(刺青小哥怎么凭看就看出来江烁睡过的?还有,有没有人买万龙安利的?这像不像捉♂奸?)


47.另一边白开大叫,江烁就过去了,发现白开那边的露台上摆了很多遗像,一共有十几张。倒数第三张是万锦荣,倒数第二张是一团(我觉得是拍的是个污秽)倒数第一张是刺青小哥。(文章的后面万锦荣给过他们一沓资料,里面是他这些年扮过的人,那沓资料里有真刘瘸子的身份,如果也在这堆遗照里,白开应该认得出来,为何没有说?而且只是想要知道万锦荣有哪些身份的话,为何不做成资料夹的形式,一定要摆遗照这么奇怪,是为了指明这些人都已经死亡么?)


48.白开赶忙把刺青小哥的遗照扑了下来,叫江烁不要叫,免得把命搭上了。这时一束手电光照了进来,三个人都不动。过了一会儿光灭了,白开带着江烁回到屋里,没见着那人。


49.客房那里传来几声巨响,刺青小哥在客房里丢了一个炸弹,把客房的墙炸开了,露出了里面的暗房。刺青小哥说这里面是用来藏衣柜的。


50.江烁回忆上次到秦一恒家,就是袁阵雕塑那次,那时客房就这样了。(那秦一恒衣柜藏了多久?但是这个墙里面并没有衣柜)


51.刺青小哥说:“墙里的东西很快就要出来了,一会儿希望你们行个方便,不要打扰我。”


52.然后刺青小哥在墙上画了一张类似网的东西,便往外抓。白开说刺青小哥这是在引灵,拉着江烁不打扰对方,白开让江烁瞅着机会就看刺青小哥的掌纹。


53.刺青小哥从这儿拉出东西后,又走回到了万锦荣的家里,把棋盘打翻了,搬过万锦荣卧室的床,在上面走来走去找上吊的位置。(之前假刘瘸子也是走来走去的,根据刺青小哥拖床的动静,我觉得走的位置没准是一样的)白开说万锦荣这是在重复这屋子里死的人生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万锦荣老伴说万锦荣是睡死过去的,是老伴在撒谎?还是后面又死了人?有没有可能是之前死的人?还有在这里死,和在万锦荣家死到底是不是一样的?还是说这个人是死在了复制房的这个位置,而不是现实里他们的房子里?)


54.白开让江烁当阳锁,自己冒充判官去问万锦荣引来的东西的。万锦荣被烧过的东西扬脸上后,啊了一声(啊!了一声!啊!)。然后又啊了一声,有点像低吼,最后直接发出了一声怒吼。


55.白开见状拉着江烁赶紧溜号,说万锦荣引灵来的东西大有来头,谁都不服啊!江烁一回忆,这声音很像九子宅听到的龙吼。而且这次不止他一个人听到,白开也听到了。(判官都压不住,加上龙吼,万锦荣引的应该是真龙。)


疑点:


1.这次刺青小哥说自己房子比这里每一个都大,而且江烁参观过,还说自己原来在家里见过江烁。假设他这两句都为真,那么九子宅说不定就是万锦荣的,真龙只是死在那里。那当时江烁在九子宅门口看到的黑影,是不是就是万锦荣?而且后文九子宅拍卖,万锦荣花钱将房子买了下来。


2.白开分析这里的房子都是和秦一恒有关系的人的。一共有秦一恒自己家,衣柜,万锦荣家,白开家,江烁家五个地方。衣柜是属于谁的?是不是属于真龙的?万锦荣之前从衣柜出来摇头了,是不是觉得真龙应该在这里,但是却不在?


3.万锦荣为何能在秦一恒客房的墙里拉出真龙,真龙之前就住那里么?这里复制房的作用和现实房子一样么?


4.万锦荣到这里的目的,就是召唤真龙么?他都有秦一恒家里钥匙了,为何在那里不召唤要下来召唤,召唤有什么用么?


 


回到船上:(逃离刺青小哥回到船上)


1.白开发现有个假人躺在了船舱外,不知是谁放的,但能肯定他们离开后船上又来了人。


2.白开让江烁在外面等着,自己去船舱内看看。两人隔着玻璃发现对方背上都有东西,白开忙冲出来,说这里污秽太多困得太久,想借他和江烁出去。于是白开和江烁背靠背,两人用江烁的血糊了脸,不让这些污秽上身,两个人一起回到了船舱里,要趁机躲进衣柜。但是在船舱门口时白开说里面污秽很多,全是衣柜吸引来的,他们得突破重围。


3.白开和江烁纠结兄弟义气时,一串鞭炮丢了进来,白开说冲。然后两个人一起往衣柜跑,白开和江烁都被人塞进了衣柜里,江烁意识到这人肯定是来帮他们的。而白开骂外面的人“秦一恒!老子不领情!这是脑袋!撞成江烁的智商你他妈赔得起吗?”证明这人是秦一恒。(白开怎么知道这是秦一恒的?这么黑他是看到秦一恒的脸了么?)


4.江烁叫秦二,秦一恒不回答,江烁想出去被白开拦住了。(秦一恒怎么一个人解决外面这么多污秽的?)


5.两人发现衣柜里面有画,画上去不超过十五分钟。画面内容是重点:“首先,大致是一群人送葬的场景,人堆的最中间是一个人举着灵位,外头的一些人都拿着刀剑,似乎是在护卫。之后这群人来到了一个水边,似乎呆呆的望着水面,画给人的感觉很严肃。再之后就是一群人在路上向前爬,似乎很着急。这群人也是来到了水边。不过他们没有停留,而是一个个的直接都爬进了水里。画上并没有交代那些人落水之后做了什么,只是表示站在水边本来送灵的人回去了。但这次他们抬了一个棺材。也不知道棺材是哪里来的。而整个画的结尾,就是一片汪洋的水,仅此而已的水,什么都没有。”(柜子里的画是不是秦一恒画的?如果是,为何用这么晦涩的方法传递信息,是不是因为秦一恒也没看懂?如果是真龙,我觉得是明白画的意思的,加上渡船上前后两次秦一恒都没有露脸,我认为是真老秦。)


6.白开认为是棺材是从水里弄出来的,江烁问为什么有人爬着去捞。白开说这些人是去填河的,有艘船沉了,棺材丢了,这些人是去补棺材的缺的。(之前棺材里是谁?)


7.这时门上被人轻轻敲了三下,秦一恒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江烁,你要把生意做下去,还有一个宅子没收到。”白开拉着江烁没让他冲出去,江烁骂了几声外面没动静了。


8.江烁和白开在里面讨论,说那他们之前买的宅子一定有蹊跷(通过后文我们知道,那些宅子里都有砖),那些宅子说不定秦一恒之前都去过。于是白开让江烁给自己讲讲他和秦一恒的经历,江烁讲了半天没讲出多少东西来。


9.白开的手表开始报时,白开推开衣柜出去,说天亮了能出去了。两人发现船又开了回去,但是船上空荡荡的,码头也空荡荡的。


10.两人去宾馆开房吃饭休息。


疑点:


1.这艘船一直是谁开的?开到了哪里?


2.万锦荣,老头,六指去了哪里?怎么回来的?


 


白开的房间:(名侦探白开的解密时间)



  1. 白开认为衣柜上的画就是在阴河里打捞棺材,而阴河的缺没有填上,所以要有人不断的下去填缺,而这个填缺的人都得是万家的人。(后期可知沉下去的都是营地里的人,而沉下去的目的,是为了让阴河里的某个东西出来,推测可能是之前棺材里的东西。)


  2. 秦一恒之前提过,诈死袁老头介绍的那个宅子里面有封门泥,怀疑万家改名换姓了。但是还是没有逃过,所以万家祠堂里面的人才都是一天死。(但之前不是说万锦荣是五年前死的么?那个时间和宗祠的时间是对上的么?风水大师万锦荣应该是万锦荣的一个皮囊,他的皮囊也是万家人的么?)


  3. 所有人都避之不及时,万锦荣作为风水大师还在会上说找到了奇怪的地方,又与六指下棋。白开认为他是站出来做诱饵,万家人想要打一个翻身仗,但是很显然失败了。


  4. 白开认为址簿就在秦一恒手上,他们去的很多地方都和这个有关系。(后文可知他们去的大多数地方可能是埋了阴砖,秦一恒要去拿。)


  5. 白开认为老头在假葬礼上是想重新模拟一下渡船在阴河上沉船的过程。老头是想下去阴河里看看状况,再回来告诉上面的人,“底下”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真龙没骗人,他们应该是下去看看前任真龙的)但是这个计划已经被秦一恒破坏了。


  6. 白开说,笼街还有很多生意和这个有关系。(目前知道涉及笼街的有第二个九子局,白开所说的衣柜,万锦荣派白开保护秦一恒)


  7. 白开说袁阵根本没死,是玩了招金蝉脱壳上了别人的身,上这个老头的身是为了借用万家人的身份下去看看。


  8. 白开说袁阵的立场很奇怪,既不像追查万家人的,也不像万家自己的人。


  9. 白开怀疑船上的刺青小哥就是万锦荣,而秦一恒家里摆的那些遗像就是万锦荣这些年换的驱壳。


  10. 两人推论觉得是有人要沉万家人,万家人反抗,而他们只是中间的棋子。(这推论到后文可知,是帽子和上头,以及帽子和真龙的矛盾。)


  11. 白开告诉江烁,现在江烁要是继续做生意,就是在帮秦一恒。江烁觉得秦一恒很需要自己,决定继续做下去。


  12. 白开和江烁休息了一段时间,然后去了下一个宅子的买卖地。



疑点:



  1. 万锦荣和秦一恒,或者万锦荣和真龙到底关系如何?万锦荣要保护的,应该是秦一恒身上的真龙,说明他很在乎真龙的安危。而且万锦荣都有秦一恒家的钥匙,如果这钥匙是真龙给的,那秦一恒准备那些遗照干什么?直接问万锦荣他有哪些肉身不就可以了么?难道这钥匙是万锦荣用别的法子获取的?以及真龙在最新更新里,只说万锦荣是营地认识的,到底算不算是朋友,不得而知。(我觉得万锦荣可能曾是帽子,但是叛出了。真龙说自己没什么朋友,我看完所有更新,发现万锦荣的朋友更少,基本是在和骨灰玩,出事了要帮手,都是去笼街聘。阿苏说他还有个司机,更凄凉好么!?)



 


白开介绍的宅子:



  1. 江烁在家宅了一段时间,比较了之前收的宅子的不同之处,只觉得有一些虽然不干净,但是处理起来非常的容易,几乎没有波折(我之前想总结一下吃进很容易的房子,但是不知道他这个容易的定义在哪里,如果按半篇文字就能解决,那条件内的房子真的挺少的,我觉得大多还是看了两晚上。)


  2. 江烁尝试开秦一恒家的门,失败了。


  3. 这个宅子是因为有人送了小夫妻一个太监的dio布,导致太监来找才不幸的。白开说这很可能是开发商的竞争对手送来故意捣乱的。因为小夫妻走后这屋子里其他东西都被拿走了,可这dio布还留在电视机柜里。


  4. 江烁签了这房子的合同。



疑点:



  1. 一看到开放商,我就想到宏达集团,可惜这里没提,应该不是。但是竞争对手会不会是宏达集团呢?


  2. 这也是刻意用方术来害人,不知道是不是那个高人所为,如果是,目的为何?吸引他们过来么?这里也是有砖的吗?



 


买凶车:(江烁觉得凶车市场也不错,就来买凶车了)



  1. 买车是白开帮着联系的,选择的时候,也是白开主张推荐这车的。(因为白开一早就知道这车出车祸的地方是秦一恒曾经做局的地方)


  2. 当车后的小鬼追在他们车后时,秦一恒忽然从旁边窜出来给江烁这边车窗上贴了伸冤树上的第一片叶子(这叶子可以破局),然后就跑了。(白开这时候没看到秦一恒)


  3. 白开说这叶子是树上的第一片,然后就把叶子烧了,说自己烧叶子是为了确认姓秦的是不是还活着,闻了之后发现秦一恒肯定还生龙活虎的,而且这棵树就是秦一恒种的。


  4. 白开说只要江烁有危险,秦一恒肯定会出现,所以他才用这招想引秦一恒的出来的。但是也许江烁还不够危险,所以秦一恒才没出现。


  5. 伸冤树是用来帮污秽伸冤的,就在阎王爷的必经之路上。行内人在树上写上第一片子,告诉附近的污秽都可以来这里伸冤,既可以做好事也可以拿来做坏事。而秦一恒弄的这颗树,树上都是小孩子的污秽。这条路上十年前出过一次车祸,死了很多小孩子,这些小孩子就被秦一恒收到了树上,让他们跟着树一起长,大了之后树自然枯萎。可这次秦一恒又把树上的第一片叶子给他们,意思应该是让他们破局。


  6. 破局之后白开告诉江烁,他不知道这树是秦一恒在哪一年里弄的,他是后来才打听出来的。同时他还知道了秦一恒早年做过的很多事情和很多局,而这些局正在一一被打破。白开认为这些局都是秦一恒自己破的,至于原因可能是他之前想达成一个目的,但是他现在不想了。


  7. 这棵树不远处就是【宏达集团】的大楼,白开认为和宏达有关系的地方,秦一恒都去标过地盘了。



疑点:



  1. 这车是白开联系的,他是故意引江烁到秦一恒的局里诱秦一恒出现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秦一恒真的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他了,既然秦一恒都告诉过白开自己身上不是一个人,那最近是有什么顾虑不和白开联系。而且都不联系白开和江烁,却能掐着时间出现,秦一恒是一直在跟踪他们么。


  2. 秦一恒贴叶子的时候是故意在江烁那边贴,避开白开视线的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为了什么?


  3. 秦一恒给他们树上的第一片叶子来破局,为什么不自己破?而且从白开的话来看,秦一恒一直在破自己早年的局。假设一:这些早年的局是真秦设的,那后面来破的是真龙么?联想一下晦贡那个许传祥的房子,许传祥也是与秦一恒认识,会不会那局就是秦一恒早年做的,然后现在叫真龙来毁,所以真龙第一次见,觉得这个原创的局很厉害。假设二:如果这些早年的局是真龙做的,现在秦一恒来毁,那他显然不想真龙达到某种目的,但我觉得这样会被真龙发现,真龙也就不会遵守他们之间的约定了(当然这是建立在真龙说的是真的的情况下)假设三:设局的是秦一恒,拆局的也是秦一恒,是因为之前觉得砖危险藏了起来,现在觉得有需要所以要挖出来么?可是现在这个局和砖也没什么关系啊。假设四:设局的是真龙,拆局的也是真龙,是否是因为不用江烁的身体,计划会出现一些变化?


  4. 这些早年的局是为何都在宏达附近,是地标还是随时可以用来毁宏达的?


  5. 无论设局的是谁,拆局的是谁,他们一开始的目的是什么?后来的目的又是什么?中途发生了什么产生这变故?



 


第二辆凶车:



  1. 这辆车也是白开打听到,并一再坚持要收的。


  2. 这辆车就是死过人,放在仓库保管那儿。仓库的主人用着车做了一个局,可以壮阳生子。


  3. 最后这车江烁他们没有买,局也没有破。


  4. 仓库保管员也是五十多岁,记一下。



疑点:



  1. 这局又是哪个高人设的?和主线有没有联系?



 


地中海风格别墅:



  1. 这是一个找上门来的宅子。


  2. 别墅是因为有一群人玩百物语游戏才出的岔子,这种游戏可以靠人一阵阵的害怕吸引污秽过来,能让人把自己身上的污秽传给下一个人。


  3. 这里白开把自己早年的故事编成评书讲了,里面有一段是“那懂行之人吃光蛇肉又把蛇皮包好,告诉他,这蛇是奔着变龙去的。吃下肚子,这飞禽走兽,日后自能任其差遣。”(大家明白为啥白开玩虫那么厉害了吧!借万物!)


  4. 这宅子入了手。



疑点:



  1. 白开说评书这么好,师从何家?



 


这之后生意是一单单的往门上送,处理起来都很容易,价格却很划算,性价比很高。(这些宅子里会不会有砖!)


 


东北制帽厂:(通过邮件联系到的江烁,制帽厂是给帽子党制作帽子的)



  1. 厂房是用来开鬼集市的,老丘白天是哑巴和小学文化水平的人,晚上是原制帽厂员工,在冬天捕猎时不幸摔死,秦一恒用方术让老丘活着,守在这个工厂里等一些奇怪的人过来,这事件发生时是千禧年刚过不久。守了几年过后那年轻人又来了一次,告诉老丘那些戴帽子走的人死了很多,回来时魂魄肯定要经过这里,让老丘开鬼集,可老丘一直没有收到帽子人的信息,因为老丘不是江烁。(知道这么多帽子人事情的,我觉得应该是真龙。戴帽子走的人是为何死的?死了为何一定要经过这里,这里是什么重要地点么?)


  2. 老丘背上也有表格记录胎梦,而且不是空的。目前记录胎梦的有袁阵雕像背上,洗浴中心的天花板上,袁阵老头养的饿死鬼背上(空),老丘背上。(这个老丘原本身体是哪里来的?也是流浪汉么?是从袁阵他们那里偷出来的么?还是秦一恒自己养的?)


  3. 老丘和白开在鬼集上给江烁买了一沓纸灰,说外面有个污秽认识江烁。(认识江烁的污秽原肯定属于帽子,现在帽子和江烁明显对立,为何要告诉江烁情报?)


  4. 江烁喝了纸灰后,发现自己在一个老房子里(你老房子就是后来菜窖铁柜里看到的)。


  5. 江烁进去的时候看到三十岁左右的戴眼镜的年轻人在那里写写画画,江烁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6. 江烁发现茶几上有两个茶杯,还在冒热气,不久前应该有人在聊天。(虽然整个梦里只出现了戴眼镜的和戴口罩的两个人,但是我认为后进来的戴口罩的没法喝茶,这里应该还有第三个人存在。戴口罩的不会喝一半去外面套了口罩再进来讲话吧。)


  7. 戴眼镜的说棺材复江这事要慢慢计划,而戴口罩的说“这件事必须今晚就开始,否则这屋子所有的人都会陪葬!”说这话的时候,戴口罩的还看了江烁一眼。


  8. 外头传来响声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戴眼镜的被吸引出去和戴口罩的聊了聊,回来就在图纸上用大圈将整个长方形包了起来,写了一句“抬棺人数需不需要争取上报?”


  9. 江烁看这个画图纸的人面熟(会不会是江烁的亲戚?)


  10. 这个事件应该发生在1954年或1966年。(江烁看到的是这个是污秽的回忆吗?怎么认识江烁的?那时候江烁还没出生呢。那这段记忆是这口罩和眼睛两个人中其中一个的,还是那个我猜想的第三者的?)


  11. 老丘说了这些帽子的来历,说是多年以前他们接的单子,那些人好像都是城里人来这里考察过好几次,说要定这种帽子,然后就走了。老丘他们一共做了五六百顶,取货时对面直接来了一百多个人,带上帽子就走了。后来村里有人说,他们本来是五六百的,后来死成一百多的。


  12. 帽子党走后,又有一些知识分子过来了,有两个明显是干部,一个姓袁一个姓万(袁阵应该无误,书里就这么一个袁姓。老万可能是万锦荣吧。那这个时候,万锦荣和袁阵关系都还行,后来发生了什么?而且这个时候他们应该还不算帽子党,为何袁阵后来加入了他们?还是只是姓袁而已。)


  13. 这些人定了皮具之后,一直在周边勘察,然后忽然消失了也没有拿皮具,皮具只是勘察的借口而已。(他们勘察了一些什么东西?)


  14. 白开将白天的老丘解决了,现在白天晚上都是老丘了(白开为何要这样做?白天的老丘有害么?白开有什么阴谋么?)


  15. 帽子的作用,江烁觉得是放东西好下水的。


  16. 老丘塞了一顶帽子给江烁,江烁带走了。



疑点:


1.这里还有很长一段白开回忆小时候遇到秦一恒的场景,那个时侯的小秦一恒真是软死了!!!!!!!!!!假设一:那个时候白开告诉过秦一恒自己师傅的名字,按道理来说,他们应该会交换彼此姓名的。那他们就是那个时候就认识了,一直到现在就有联系?为何不告诉江烁,白开家的房子都有复制品,明显都在被监视,在明在暗重要么?而且之前白开说自己知道很多秦一恒早年做的局,为何去调查秦一恒?还是秦一恒告诉他的?假设二:如果秦一恒和白开都不记得当时的事情,白开为何如此帮忙,他俩到底是不是朋友?如果不是,白开这么帮忙的原因是什么?只是因为自己也牵涉其中么?


 


拍卖行:(江烁之前去了练个拍卖行都觉得不靠谱,不想参加。白开和他说现在可能有人发现局势不对正在大规模套现。江烁一想怕自己亏了,就决定参加)



  1. 这个拍卖行出现了六指卖的那个旧九子宅,白开替江烁喊价。


  2. 有人和江烁抢拍这个宅子,江烁没赢,让对方买去了。这人竟然是渡船上的刺青小哥,穿着十分的潮!休闲!鸭舌帽!不知是不是为了让人认不出来他。(万哥为何这么潮,穿衣服是年轻人的品味。)



 


九子宅:(江烁堵住了万哥,万哥说:“你们跟我一起去吧。也许会有惊喜。”江烁和白开就跟着走了,上车后发现万锦荣身边就一个司机而已。)



  1. 白开和江烁在宅子里踢脚线的位置写了SOS和救命,其他的位置也有很多这样的求救信号。万锦荣后来说这些人没活着出去但是他不认识,为这个事情死的人太多了,他没兴趣一个个去关心。


  2. 上二楼后第一间,万哥背对他们站着,面前是两个很大的古董架,上面全是骨灰盒。而且里面的骨灰还粘糊糊的,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


  3. 万哥说:“我想救他们,可没有一个成功的。”“他们都属于这里,现在他们回家了。你也属于这里。”


  4. 万哥自己也吃骨灰,但是说需要江烁帮忙肉择。肉择需要直系亲属来吃。(这么说的话,万锦荣现在用的身体,也和江烁有血缘关系。万哥是不是自己吃骨灰进度赶不上,需要另一个人一起吃?)


  5. 万哥说能告诉江烁自己是谁,也能告诉江烁,他真正的身份。


  6. 万哥说肉择后他会带江烁去一个地方,一个他本应该去的地方。让江烁快点,时间要来不及了。(本来自己可以去的,为何不去了?万哥不像贪生怕死的人啊?还是说他发现这事只有江烁能做)


  7. 这时外面的奥迪车响了起来,司机不见踪影。万哥说:“可能是来找你的,千万别跟我们走散了,现在我们回宅子,今天晚上肯定不会太平,你做好心理准备。”白开说万锦荣把江烁当诱饵,江烁想走,万锦荣说:“你别走,你走了,你再也没机会来这个宅子了。”(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江烁会死。)


  8. 白开说想走也走不成了,这里路被封了,然后看到路上很多【砣】(第二次出现【砣】,万锦荣说砣不是他放的,那就是第二部开头那群在商业楼鬼搞的人弄的。)


  9. 警报再次响了,但是很快被人掐灭,有人嗷了一声:“别出来!他们人太多!”(这么看应该是自己做的,但是第一次按警报的原因是什么?)


  10. 白开发现来的这群人怕骨灰。


  11. 三人跑出去后,万锦荣从怀里掏了个东西出来顺手丢到了宅子里,直接关住了大门。三人开着奥迪车走了,奥迪车后面全是骨灰。(万锦荣丢的什么?)


  12. 万锦荣说那群人不希望江烁和自己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永绝后患。(怎么永绝后患?杀了他或江烁?还是让他和江烁之间失去信任?那群人只是不希望他们在一起,而并没有起杀心吗?)


  13. 白开从屁股底下掏出个帽子来,说来的那群人是帽子。(这帽子是不是真的从对方那里拿来的?)


  14. 万哥带他们飞了一阵之后,又换了辆出租车,来到老居民楼五楼。



疑点:



  1. 万哥买宅子是为了什么?就引了一群怪来?刚买的宅子这么多骨灰是谁给准备的?


  2. 司机人呢?



 


万哥的宅子:(跑路跑过去的)



  1. 万哥全是仿古家具,还能闻见很大的茶叶味(穿那么潮,家里还是挺念旧的。)


  2. 万哥泡了三杯茶,白开抿了一口就开始转悠。


  3. 万哥拿了一个牛皮纸文件袋给江烁看,里面都是他这么多年来扮过的人,里面有刘瘸子和万锦荣等等。


  4. 万哥说自己派小房去做事了,但是看样子他没有成功。(小房!房万金也五十多岁人了!万哥真是倚老卖老)


  5. 江烁准备追问,万锦荣说你不要问了,事情还不到你该知道的时候。


  6. 万哥领他们到里屋,摘掉万民一户(这个代表国家)的字画,露出了后面的保险柜。(这万民一户的字样,在袁阵老头介绍的房子里也有。假设:万哥和袁阵曾是一伙的,都属于这个万民一户口号下的大组织,而后万哥叛离了他们。所以老头袁阵家老宅子里想引出的人,就是保护秦一恒的万锦荣?那个天窗上的人是不是万锦荣派来的,或者就是他的另一个肉身。秦一恒说在宅子里打伞,可能是因为来的人有人没影子。万锦荣是借用他人的身体,万锦荣会不会就没有影子?宅子的伞里面沾了牙齿,用秦一恒的分析来说,这是老头袁阵用来杀鸡儆猴的,说明袁阵最讨厌背叛的人,这背叛的人是不是就是万锦荣?)


  7. 万哥把保险柜里的东西拿出来了,江烁一眼瞅见了秦一恒给他看的那块棺材板,白开则发现了自己师傅的蝈蝈笼子,万锦荣说这些东西都是打捞起来的大棺材里的。但是问到白开师傅的下落,万锦荣还是说还不到告诉他们的时候。(其实我觉得这里应该是BUG了,如果是白开师傅的东西在捞起来的大棺材里,他们将棺材打成衣柜再复江,应该是1954或者196年的事情,那个时侯白开师傅早就沉进去了的话,没时间把白开带大吧?如果不是BUG的话,那这个蝈蝈笼是白开师傅年轻的时候用的么?或者是万锦荣在撒谎?)


  8. 白开问万哥,自己的师傅也是突然失踪的,是不是被万哥拐走了。万哥说:“每个人都是自愿的。”万哥起初小声说了一遍,然后又重复道“你要相信,每个人都是自愿的。”(重要的话要说两遍。如果后面真龙说的真的,那营地的人都是没得选择的,为何现在有这些人愿意站出来反抗?这件事的后果到底有多严重?还有万哥你都不认识白开的师傅,你就说人是自愿的!)


  9. 万哥告诉江烁他们衣柜的数目正在减少,因为那些衣柜又被沉入阴河了。这里用万哥的原话来表述:“相信你们都知道,这衣柜跟阴河有关。但最初在阴河里打捞上来的,只是一副棺材,一副远超人们想象大小的棺材。我没有亲眼见过那副棺材,但我光从亲历者口中听到的,就知道这副棺材是会颠覆所有人世界观的东西。这种东西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所以很快就被人隐藏了起来,而后棺材被人制作成了很多个衣柜,具体的数量要比你们所知道的多得多。之所以会制作成衣柜是有原因的,因为有人发现了一件事情。(发现的事情是什么?)最初的计划并不是我制定的,我也是后来才参与了进来。当时的衣柜数量已经在开始减少了很多,本来整个计划是由另一个人负责的,我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我唯一清楚的是,那人在计划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忽然退出了,所以我才有机会参与进来——作为那个人的替补。(是不是江烁老丘厂房里看到的口罩和眼镜)中间发生了很多事,当然这些你们目前没必要知道。你们需要知道的是,这些衣柜之所以会减少,是因为又重新沉进了阴河中。而且更重要的是,每一个沉没的衣柜里,都有我们派去的一个人。这些人有的回来了,有的没有回来。总体来说,回来的人凤毛麟角,我印象很深刻,当我们派到第二十几个人下去的时候,只回来了一个人。而且,那人也没传达出任何的讯息,一直在昏迷。当时的有些事是不能光明正大的谈的,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那人只是肉身回来了而已。我不知道这些人员都是谁挑选的,但我也是人,每天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消失,无论这人跟我有没有关系,我的良心都会受到谴责。他们都很年轻,他们的未来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但我没办法阻止,虽然我表面上是在对这个计划负责,事实上我没有任何决定的权力。包括把人装到衣柜里沉河这件事,我甚至都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相信你们也会有这样的经历,只能作为零件不停的运转,即便你这个零件很重要,但你永远不能决定整个机械是否要停下。而且最主要的一点,一旦你这个零件失灵,结果往往都是会有新的零件把你替换掉。这种情况大致持续了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每天都有人下去,依旧很少有人回来。庆幸的是,这一个月的时间让我找到了挽救这些人生命的办法。我祖上是玄学世家,但到了我这一辈,家族里已经没有人做这一方面的研究了。老一辈的人也只是一知半解。我不敢把我所见所闻讲出去,只能自己翻看祖上留下来的一些资料,旁敲侧击的跟族里的老人打听。最终我确信,跟着衣柜沉下去的人之所以没有活着回来的,是因为他们身上有阳气。于是这之后我做了几次实验,虽然都失败了,可事情逐渐有了进展,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方式,就是把人放到衣柜里,用冰冻住。这个人果然顺利的活着回来了。”万哥讲到这里的时候,深深的叹了口气,接着道“但是很可惜的是,那个活着的人同样没有透露出任何信息,因为就在第二天,整个计划被突然中止了。”(这段话到第四本颠覆的时候,会再拿出来和真龙的说法对比,他俩的说法有些不一样。)


  10. 万哥说大棺材里还有很多东西,但是很多在计划突然中止的时候就被人拿走了。


  11. 而江烁的棺材板,万哥说“只被你的朋友借走过一次。也就是那次,我才知道这个棺材板上的江烁就是指你。”(先说这棺材板的时间,如果是从大棺材里出来的,难道真是那么多年前沉下去就料到江烁这人的存在了?还是说这些是秦一恒后面写上去糊弄江烁的。万哥说,就是那次他知道上面的江烁是指的他了,万哥是那时了解到真有江烁这个人吗?还是说秦一恒借这棺材板,也就是九子宅的那个晚上,万锦荣就是门口的黑影,所以才会在船上说,你就是江烁,我在我家见过你。我觉得九子宅也许是万哥的房子,之前就是。还有这里,秦一恒为何能从万锦荣这里借东西,他们是一条路上的盟友么?还是万锦荣仅仅是真龙的好友,这是借道具帮真龙骗人的。万锦荣和真龙的关系一直挺……淡?)


  12. 江烁答应吃骨灰了,司机(忽然乍现)给买了很多咖啡来。



 


江烁家:(在万锦荣那里待到第二天后,江烁其一怕骨灰有毒副作用其二在万锦荣这里也套不出话来,就和白开准备回去了。)



  1. 万锦荣说等江烁把骨灰吃完了,他就会来找他。(万锦荣一直监视他么?)


  2. 江烁查了查资料,都没有记录当年那个大棺材的。


  3. 这时一个利润很高的宅子找上门来了,白开打电话给江烁的。这个宅子问题不大,就是家里有个烟鬼老公在被自己老丈人罚跪,而他们知道了这家现在住户的孩子会出意外,所以用胸闷的方式提醒他们。这房子收得很轻易。



 


后面一段时间收宅子也很轻易。


 


洗衣店:(江烁洗衣服的熟人找他帮忙)



  1. 这个事情也不是很凶,就是一个快成精的蜈蚣死在店里了,引孤魂野鬼来祭拜,蠢鬼把洗衣机舱门当投胎口了,所以才弄得衣服一股难闻的味道。



 


又收了一些宅子,没什么好说的。


 


江烁家:(白开带了一个行业内的大师罗大鼻到江烁家里来)



  1. 白开说最近接到一个别墅的信息,里面死的女人给罗大鼻看过面向,现在女人的表亲住进去了,但是表亲的孩子又出了问题。罗大鼻现在搞不定,需要白开和江烁帮帮忙。


  2. 罗大鼻是搞面向的,年纪不大,撑死了五十岁,脸上没见什么褶子,弄了个大背头。发胶打的很多,头发都有点发光。穿着打扮上也没什么特别之处,猛一瞅有点像是在机关上班的小科长一类的。(又是五十岁左右。)


  3. 罗大鼻说死的这个姑娘是个天帝砂,也就是能看见污秽的人,说是玉皇大帝的移动摄像头。这种人要是死得早,是七十年都不散,百分百没法投胎的,因为天帝派你下来有任务的,你怎么能把自己弄坏了。


  4. 而且这姑娘并不是生来就是天帝砂,是找一个面相师看过,然后才去整容的。她原本只是想自己长得有福气一点,却莫名开始看得见鬼了(事后才知道那只是梦游的魂魄),她想找相面师,却发现对方早就不见了。这姑娘找罗大鼻看相,罗大鼻怕自己说了折寿没敢提,便给她出了一个方子。而这姑娘后来死在家中(事后说是自杀),父母也出了车祸(是不是人为的并不知道),罗大鼻心有愧疚去了她家,才知道事情还没完,现在住进去的人也有麻烦。


  5. “而天帝砂就属于不瞎的那种,而且最主要的是,天帝砂不仅不瞎,而且看得比人还清楚。不管你什么身份背景,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在古时候,很多帝王求国运的时候,都是会去问天帝砂的魂儿,一问一个准。”


  6. 这事儿是这家女儿的妈妈死了,天帝砂上了人妈妈的身体继续活着,而女儿会出问题是因为怀孕了,而投胎来的魂来早了。(投胎的鬼怨气太大才会这样)


  7. 最后白开找了万锦荣来帮忙,条件是江烁吃骨灰的速度要加快一倍,天帝砂看万锦荣时很小心翼翼。最后万锦荣把事情搞定了,洗了手上的血就走了。


  8. 江烁表示不买这个房子了,看这家人可怜。


  9. 罗大鼻摸了江烁的骨,说江烁这骨头是天打的,咱说不得,说不得。江烁想交罗大鼻这个朋友,但罗大鼻推说有事,走的很早。(后文可知罗大鼻和秦一恒是认识的)



疑点:



  1. 那个害人的面相师这样做是图什么?搞出个天帝砂来,应该还是挺麻烦的,我猜想这是一个圈套。人为制造出一个天帝砂,然后害死她。再让怨气大的鬼投胎去她们家,引江烁他们来,这样就可以让天帝砂看看江烁、白开、罗大鼻和万锦荣的身份背景,再汇报过去。


  2. 天帝砂看万锦荣的时候,特别的恭敬,天帝砂看出万锦荣是什么了?万锦荣的魂魄到底有多强大的背景?


  3. 白开为何找了万锦荣来?他俩私下有没有交情?白开是否清楚万锦荣的真实身份?


  4. 罗大鼻看万锦荣眼睛都看直了,还一直跟白开打听万锦荣。是因为万锦荣的面相?还是单纯想认识认识高人?亦或是罗大鼻从其他人那里听过万锦荣事儿,比如说从秦一恒那儿?



 


江烁家:(白开背着秦一恒的包到江烁家,包里是一堆阴砖)



  1. 白开说计划有变,咱们得抓紧动身了。(什么计划?)


  2. 白开车里坐着一个五十岁上下,一脸沧桑的男人,钱掌柜,秦一恒的老朋友。(又是五十岁上下)


  3. 钱掌柜就道,我是小秦多年的朋友,他这次出去办事,从我这儿留了话,只要出现现在的状况,就来找你,让你看这些砖。小秦去办什么事我也不清楚,但自打去年起。每一个月他就会给我寄来一箱东西。东西你也见到了,就是这几块砖头。我从来不过问人家的私事,这砖头打哪儿来,又是干嘛的,我不清楚。但小秦当初临走留了话,只要这砖头不再按时寄来了,就要来找你。钱掌柜打开车窗弹了弹烟灰,我也是自己猜的啊,小秦可能是出事了。你就是他的保险。小秦这人帮过我几次,做事是滴水不漏。很有章法,也落得周全,每一件事都习惯弄个保险或是退路。既然我这次来找的是你,你肯定就是小秦信得过的朋友,这事希望你不要推脱,咱们人生一场,难得几个过命的交情。互相扶一把这路才不会走绝了。(从钱掌柜的描述中,秦一恒完全不是一个时常在看错和掉链子的人,而且做事喜欢留后路和保险,伸冤树这事就做得挺保险。如果钱掌柜说的是真秦,那倒是可以和之前对上号。如果是真龙,那之前伸冤树的局应该也是真龙所为了。)


  4. 到了钱掌柜家,钱掌柜和他们说了棺材的事,而且说这事不管听到了什么,只要出了院子,就当没听过。


  5. 钱掌柜五岁时见过那个棺材,推一推,就是四十多年前,大棺材被打捞上来,那棺材有两层楼高。


  6. 有几个神秘人找钱掌柜父亲商量事,然后钱掌柜的娘就死了(感觉是灭口),钱掌柜和父亲来到江边的营地。(这江估计就是阴河)钱掌柜的父亲给人做了鬼包脚,也就是给鬼隐去脚步声。这样做只能有两个目的。一、要不就是很多鬼从棺材里出来,需要穿过营地时避免所有人察觉。二、要不就是有很多鬼从外头进来,同样也需要掩人耳目。(万锦荣在老头渡船仓库那儿看到棋盘时曾经说过,现在有人在鬼中,也有鬼在人中,很公平。那也就是说和他们作对的,有可能是当年到营地里去的大批鬼么?他们是从棺材里出来的?)


  7. 白开这时告诉江烁,秦一恒去那么多宅子就是为了找砖头,那些宅子不是意外才成了凶宅的。白开认为江烁身上的东西知道砖都藏在哪儿,这就是秦一恒必须带江烁进宅子的原因。


  8. 白开说要找万锦荣帮忙,江烁不去也行,他反正会去的。(白开为何一定要继续参与这事?为了师傅?还是和秦一恒交情匪浅?)


  9. 钱掌柜送了江烁一双鞋垫,绣的是麒麟还是什么,江烁认不出来,但还是垫鞋里了。



疑点:



  1. 小秦曾经帮过的人为何和阴河有关,是有意接近的么?


  2. 白开看着和钱掌柜也挺熟?是道上的人交际圈比较小么?还是白开和秦一恒的关系其实挺好。



 


万锦荣家:(为了帮好像落难的秦一恒而来到这里求助)



  1. 白开记忆力超群,只来过一次就带着江烁找到了万锦荣家。(用什么特殊的方法寻过路么?还是白开并不是第一次来,之前天帝砂的事情他也是找到了万锦荣。)


  2. 进去时万锦荣又在喝茶(江烁厂房梦里,茶几上也有两是罗次就批鬼

    ﱟ烁 <>

    钱1他他他仒关关喝茶事綾亡划蜨喝茶在*鎌漌纤惟行﹟渀恒的秦䲁宊烟行,司机阴找倂<筹码


罗年鹟朰有车,祿的旤次俘珪覌绗刖头

)䝏䐠匨,说次了䚄亰万p> 潕伈伌纤漌茶凴“这件䬡亙,江烽朋,䤄理己破皸事讲i>
  • 钱>

     


    万锦荣家ﬗ苏过軓庠。<了亙,江烡听,囮皸事嬡亀三
     

  • 这个事情也䜋这剀思羈多蝥就是忙栁人枋鉍1幟不清,

  • 白开看着庙,江烡坐杣罂房柒一焱,玄蝈蝂最名开在鬼丌钏划載

    丂扆这栱是
  • 白开看着國这/p>,忘昐谝击爏隄/p>皣死忘这到/p>

  • 白开看着庙,江烺,(何家踩匏鬮忙。<軂

    弘斈溺 <>是攦荣「纯愐上很多岁娷。还沌仇你<>溺縉<踉<到这i> 要䦁继i> /p戏鬮忙。<<>潠怠
  • 白开看着姡廥樷〶一这i> 似探上不家㜉/p>缌纤利爐衉筒谟扫家㬗大锷䙅僁扐W昌从溺皻刏麒都惽服就湋去皦们湟五<>这像湟䜋应该服就们柒䰱帉<俘昐他庺缌䙛像渉

  • 钱掌柜送䃟行:朗夑怕褑捣家。〆来!︊很倠庙,江烁之鱟烁击烽朇$口温庆,扪小被欗大锱,丷。喑捣帊很嚄秦䮺这俘怠匏駁䬗大釻烽朠渉<踉<烊搞溺大鉆藏在倠匏鿛亂”,江燻爰亀三<踉<㲳￘惽朑的䈩烁那辰屋,摪杺材渍是B,江牆进说欗大鏣僽服杀/p>微微震伪覌纤怠剹潉

    系姦一懻爰亀伉<縊S和敄秦三<,江罗大鼻和䬗大釻眉机众大霗 。,如旓幩縊徙,邜GN就佉

    踉<<姿寴欗痏i> 大鱟烽未棆起氱昪覌,剹澙,邌照簱思縊S和毴渍氱昂小炆,如旌说毴次尨灰吗女组方木罉<儚︅
  • 钱掌柜送䃟行䍣僄蝈 <>〆己迪这秙语俇/p> 。状弪覌纤利燻爆藏在尨玌氨痮造嬗大/li覌绺来烽戩p>< <>,严还䯴欰谉<中厇良棷。奚「祈他令给鎌柜乐扇呏造帍是 亟臌囡吺现玶中ﺆ,路謗大逌祄的麒鿙氱厌捣尨玏造

  • 白开看着圗大鼶的惽朅子也廙鎏雡各蝈蝳喝茶后隄緯謁乾刱闂是緯謷。

    /p>说䉹殏鬮倝,江獣凍来庯惁认不
  • 钱掌柜送䮏霺䦁笗大鎰䍣厇跄啊,廙逝,江獋眄亟走述䍴到/踉<丙惁鄚耠

  • 白开看着帀台亀伉

    一思,江獈汆弹
  • 鎪人下情业内缹翙一俘氱帋斈听茺瀝,江/p戌万佗大霿孁li耠
  • 白开看着彗大霝 <>只就圪棿是伻子相都朁Q知还朄䃽昕亐寴䉹惽戆大霗就岌仱知鿘漋是毴䉹

  • 进去时万鎏雡大霚莰䍴到腳戆这良心鸍是缌掇觙语䷄啚眼记剹澙个帍昆人柜ﷄ啀清 眶一:互緄啚眻/li>

  • 江烁查了敚眶了,能軙逝,江獄兏拉了万躲囸都朁,江/次都慏黙逝属匛丼买䮰剾皮皲 应耝,江瀂

    岌<>的人杢上昌囌绗埒䰷帑娘有业上戚乙一䧋减小从袯囉丏走辈祪月
  • 白开看着兏酳喝茶搭,阳瀝,江瀰<洒 挺瀝溺煏里嘯一洒 ,江瀖溺都晛忙忘是爰皂昻一籆強眼区籆強眼渀埜的倝,江丶一慏酳喝茶合成衙一䄿下水䰱

  • 白开看着倝,江爐軥才澃嬼包丘觼是剹渇阴面人适(,江烐衭器眶予לּ兏阯剹

  • 进>

     



    1. 小秦曾经僽滓庠。<来杀鸡子里也渍昆这是䎇觉弈佃人次尨縍/p>蚂痓年锦药什你䰱庺李来/p>蚂痋前对䎇 ,江禁组方族在僽戓。朖来去皯一伙稷。喉<属于/li> )סּl䀝,江爡尨缟仦在僽/p>䜺伦荣害䲡听这个减要澈多迆藏在庺有机伐宅也能斈土龙扶常在,江縝砌丬


    逝有况,尹那隄秦还䯴掻皏臌弌琄蝌仄嬡䚄㰱
  • 秦还,每一䘯找倳目㎻皮俘上

     


    江烁家:饭洗衣慏酳大适汆帍昆仓庠。<朄血分澡祪漌句。>


    1. 白开记忆力超。匏li>营能/p> 〸昆仚眶一江烽恒必鼦蝥到这鸀么 ,能滚眶侙䜺伦荣吠

    2. 白开看着兏鱟烽殳䲡嘐<

    3. 白开看着大逝子眪棜西奏厳䲡 知遈

    4. 白开看着倝,江爋减尐杄旉

      i>腏酳大鲌仝嚄尉
    5. 白>

       


      万锦荣家上(大鈌就i>蜗 〮厇觠。<幩琄> 就弋智朗大霄兏駑 i>蜰有毨灅厇觠。<目〗大而。朰最闄啚眻人除爆/S和 )
       

    6. 这个事情不昆/S和恒必鼗大么弌之分房 澻刽闺麻烦的事怂惽戆房嗄坥到这駙䬗大阙么倂大鈸灰W〶䒌缌䷯謂枹li>惽拉蝥到这逌祪漌但说䇌囘気大霋减尾lp><<昉


    7. 进>

       


      万锦荣家大鈸笊,之分房帊
       

    8. 这个事情仚眶䔦荣〯蝠S和怂拆圗嗩就䀌矒䀂整 。坠胸搬战士到这适> 大震佗朽斉<了。偒还縊i>惽< 鱟瀂痶庂⸊<有弌耽失/p>澗大鱟是荣吧㺆,蝥到这遒弌/p><>溺縨船䞜护材鼈了

    9. 进厌柜就酏鱄鬗大 /p>到i>惄蝈蝉

      漌虽 O大兏鼌阴牆屆人的i>慏鱽丂\这䜺䦁笗大饱方子〺怠
    10. 白弌柜就大这朾刓幩人li了渊＀鿙仱知阴缋晈丑渀有烁的。腏i>慏鱟烽槦去嘯荣吧㨷。偛丌难猴琎缌说是特澗兏鼌这濙仧棺材的。

      䚮皉<层。<李来槦嗄坾猴琻晚䬊_来> 縀恒籟笊︍是惁大批靥4穿踊
    11. 白弌柜就靥到这齗戱闽会陪貳这件填署/p>

    12. 白弌柜就适临沌尯由番i>慏 大霟鬼輌亱盟庺 秦䁒必駑䇌一由厷。喗大鱟烽人剰子緯因。<徃嬼就走是终思纺帍昆䖁＀釉<就昒迚〴而槑混嘴睥倂>

    13. 最后白开滚眶侙身辰亀p><>/p><>还亀軙逰亀 香闌说逼尗大霟鬼耠尗大霄兏,攱瀌溆,人嗌说旓平杺楿纺妁的松猊忘溆,䀌拳黈旌说这渇

    14. 白弌柜就隄孩嗌说撌秦䁙栤给鎏鬮事7大䀂松瀂

    15. 进厌柜就酏鱽未棄鬗大鼷鰗大砌䘕造弉给侈复1溓䮺这俘惸天让怌柳䲡岌摔辈 〝怠兏鸶的漌攇邅倂鰗大鈖是房倂音䲡爬辈鱄帽怂酏遒忸>


    <>䀴縒一甌隰了要屆亀軙酏鱰的很烁问亀䃸行说招<攮亀䀌受次䥱籯终(低开渇
  • 白弌柜就/p><>汯绯li> P人的迀一㱯篴䒋不房凌修佃䝳系其倌溣靉香早臌弟邈夝囸你䁒必鼳系其/ 䬡䥱都不蛑视䀌噚䚄秦䲌啱籆亣ﯴ人 临滈汆弉入阴身/p> 〸坳系其倌柾闻笡䝳系其倌柾闻縿唦裁缝愚耠

  • 白开看着兏鱰睳系其倚,鼷次䔮亍昁才”。> ,蝥到这醵,尌槏丳人縂暉


  • 万哥说肉/p><>/p><>甿的〓/li>

  • 白弌柜就大隗漮江畱/p>

  • 白弌柜就大安> 䇌但恒为迺吹草搒忂

    人䇡有影迸见卧︊ p><籌迗忘果护䔯。E+轠賕
  • 白弌柜就大照掟度要嬡䔨计p><五棿晚䳕迀載给仈怺的i>江灭U庺思,江籟翇O家眬来謡䉾纀䆵,p><的痩帀

  • 白>

     



    1. 小秦曾经/p><>/坥到这逌漌謡不是惯绀/l么朗咋不p><>怌濘极组方滯li> 漰人痄庆,蝥到这伪混> /p> 〺/li>

    2. 白弌柜就送笳系其卯仴䯴找纀䆌柒䀝㆙䅞验3亀办找嬡並挺縀恒睏䐠匨,说次䚄时倌攮伌是朌而且诌纯找/p>䟜的坏忙,江烁不去
      ,江笼包䔮亀仚眶䔦腿次䉣些安杀心吗$鬗大嬡$蝈而曈3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