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七

凶宅笔记攻略流程及疑点梳理(第二部)

拔dio无秦说 今晚不拉灯:



因为这两天本来打算填坑的,就耽误了,结果坑也没填。


这次我是花时间把后三本重新看完后,再倒过来整理的,所以时间花的有点多。我看完了,感觉线理得差不多了,但是手速不够,今天只整理出了第二部。_(:з」∠)_某人 @苏衍Miros 不肯帮人家!打滚!


我在讨论组也是备受压迫!我不得不说一句!我喜欢真龙是在第一步说他被杀的时候就喜欢了!和我喜欢秦一恒一点也不冲突!不冲突!


以下正题,依旧感谢讨论组的小鞭子。




第二部剧情梳理


 


之前那种写法太麻烦了,所以我这次就以地点为线索来梳理,不以章节为主了。


 


秦一恒家:(秦一恒电话通知江烁来的)


1.送到秦一恒家里的衣柜里有一座雕像,雕像是袁阵的样子,有手,但是手上没有掌纹,背后是一个表格。(这时江烁还猜测这个是棋盘,根据后文发展我们可以知道这个可能是【胎梦】记录表。)


2.秦一恒说衣柜内侧被画了画,一群人举着灵位,但除了举灵位的,其他人都拿着武器。


3.秦一恒说画的一角用天干地支写了一个数列,根据数列推出的就是宗祠的位置,所以他们下一步最好赶快去那个地产项目的位置。


 


地产项目:(根据宗祠墙上数列推出的位置,秦一恒说要去的)



  1. 去了之后秦一恒发现第一个风水局,地产项目一期中的别墅能凭借身后高层里数百户人家的财运,旺自己的生意,高层里人的未来的好运都会被转走。


  2. 等到了第四天,楼盘对面的小老板通知他们楼盘有人放鞭炮。两人潜行过去找放鞭炮的人,发现了【砣】,这砣是在这里做地标的。(这里重点标识一下,因为文章后面也出现了砣,根据使用者,现在可以推断这里放鞭炮的一行人,是帽子党,且和开发商有关系。)


  3. 这行人是扛着棺材出殡的,行到一半棺材里的人爬了出来。秦一恒说他们做的局叫寿拐行,让假死出殡的人可以多活一段时日,但用了此法的人,掌纹上生命线的位置,肯定用朱砂刺了几个拐点。(但后来说这棺材是用来吸孤魂野鬼的,因此不知道这寿拐行的作用还有没有)


  4. 这行人继续前进,进到了未修好的商业楼内,将棺材砌进了墙里,事后秦一恒和江烁过去看,发现砌得像一个方柱,而棺材就立在里面。秦一恒这时发现,【砣】是作路标引东西上来的,这个地方一定是大师选的风水眼,想用风水上的局把这附近的东西都引过来,把他的财路让开。到时候等到所有工程弄完,这栋商业楼肯定赔得倾家荡产,但是其他的楼都会很兴旺。



疑点:



  1. 宗祠里留下信息的人为什么要让他们看这个?



 


地产公司总部【宏达集团】:(因为昨晚的遭遇,加上一早秦一恒独自打听到这楼盘开放商也叫袁阵,但和他们认识的那个长得不一样,于是两人决定去看看)


1.“这个袁阵一看就是个精英,西服笔挺,并没有奸商的市侩气和腐败的大肚子,倒挺像个海归的儒商。


  秦一恒在我看的时候还讲了一下此人的大概信息。他说这个人的资料很少,他打听了半天也只知道他五十多岁,并不是本地人,其余的一概不知。不过,这也算是很正常的现象,富人现在通常都没有安全感,多半都会保持低调。”


2.江烁的名片叫江二恒。(这张名片在后文的异世界铁柜中又出现了一次。)


3.两人在宏达集团发现散财局,江烁认为没准袁阵是想破财免灾。


4.集团内关公的刀转向了背面,没有镇宅作用,而且看上去还不舒服。江烁想起了假刘瘸子的佛像也是面朝里,没准假刘瘸子和袁阵有什么关系。秦一恒认为散财局和这个关公像破了大楼的局,很可能是想要把什么东西运进来。


 


许传祥的房子:(这个房子是秦一恒通知江烁的,说是找上门来的)



  1. 秦一恒发现这个房子有一个破财运的局,“现在虽然看不出来这所宅子是谁搞的鬼,不过想必这个人的道行不浅,这手段完全是自创的,通过方术玄位的布局,把整所宅子当成一只手,用‘晦贡’做刃,这他妈真是太绝了!”


  2. 秦一恒说完这些之后很感慨,说可能是这宅子主人的生意对手安排了人来破这个局。但是可以处理,处理之后两人找许传祥签了合同。



疑点:



  1. 自创的招数,我之前只看过少年篇里说小秦一恒有很多自创的招数,不知道是不是他,也有可能还是高人。但可以肯定,无论这个局是谁做的,现在这个秦一恒都是第一次见……吧。


  2. 两人到处破坏高人做的风水局,为何没有遭到打击报复,还是打击报复的那群人就是帽子?



 


许传祥推荐的房子:(许传祥死活要介绍的,江烁觉得可以赚钱就去了)



  1. 房子是贴符失误导致人容易抑郁自杀,撕了应该就好了。



疑点:



  1. 这里有个地方很奇怪,就是看污秽留下的足迹时,秦一恒让江烁一起看,江烁说什么也看不到,秦一恒才啊了一声,用香灰洒在地上再给江烁看,江烁这才看到。


  2. 还有这符到底是谁给的,真是住这里的人自己不懂贴的么。


  3. 秦一恒知道女主人是死了变狗都还要回来提醒自家老公,分析起来的时候说话有点煽情,很是动容。(这么容易感动,是真龙吧!)



 


江烁家:(处理完宅子回来小小休息一下,发现内刊)


1.屋里被放了很多【宏达集团】内部的杂志——宏达志,江烁通知了秦一恒,秦一恒到了江烁家来。秦一恒告诉江烁他家里被放过衣柜之后,他就装了摄像头,希望看看来的人是谁。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这次送东西,是送到了江烁家里。


2.两人发现杂志中的玄机,是轮着出现的五个字,秦一恒决定带江烁去见高人解签。


 


房万金的小店:(因为杂志上的字来到这里)



  1. 秦一恒嘱咐江烁,这高人喜欢活泼的人。


  2. 房万金的特征:老头儿看着岁数不像很大,脸上没多少褶子,胡子也不长,穿一身阿迪达斯的运动装,看着也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小老头儿,见我进来冲我点了点头,笑得还挺猥琐。


  3. 秦一恒讲述时没说是在宏达集团内刊里发现的,只说是帮朋友搬家发现的旧书里。


  4. 房万金说这字是寻人启事,说完在纸上写写画画,就给了秦一恒,但这个内容,江烁看不懂。然后两人又不解释了,忽然说起了家常。


  5. 这时老头问秦一恒有没有见过刘瘸子,说刘瘸子几个月前来了一趟,还送了一顶【帽子】(这个帽子就是帽子党通用的帽子),说天冷了带着暖和,又给扔了两千块钱,说过年有事就不来拜见了,算是提前给老头儿拜年。(后面可知,这个刘瘸子就是万锦荣,于是我们推断万锦荣和房万金“秦一恒”此时应该是一伙的。而且以老万后面与帽子的关系来看,两者是对立势力。)


  6. 回去后秦一恒告诉江烁,之所以说是寻人启事,是因为推出的生辰八字正是江烁的死期。



疑点:



  1. 秦一恒和老头很熟,但是是秦一恒和老头熟,还是真龙和老头熟?


  2. 后文解释说那最后一个签是个死签,秦一恒不可能看不出来,为何不解释。是不是因为有江烁在场。


  3. 房万金既然和万锦荣很熟,那么那顶帽子的信息,很可能是因为江烁在场,房万金没办法就委婉的提醒秦一恒,那些人要来了。


  4. 秦一恒后期疑惑为何刘瘸子有麻烦,却没有找房万金或自己求助。(这里我又觉得像是真秦一恒)



 


小赌场:(秦一恒借钱赌博)



  1. 有人买了江烁的房子,江烁拉秦一恒出去庆祝。后来秦一恒找江烁借了五万块钱(至今未还,不管转念一想,最后他把都全部财产给江烁了,这就算了)去赌博,说是为了降低运势见鬼,见石膏像里的鬼。



 


秦一恒家:(去秦一恒家搬石膏像然后返回了秦一恒家)



  1. 石膏像胸口有粉色色块,里面恐怕有东西。


  2. 两人去荒郊野外处理石膏像里的东西,发现石膏里是马的经络,而石膏里的污秽就是马。


  3. 他们推测衣柜里的人并不是手舞足蹈,而是跪在地方爬,就和马一样。而万锦荣家里捡到的那枚棋子也是马。


  4. 江烁睡在了秦一恒家。,第二天起来秦一恒不在,电话也没有拿,江烁等了半天没见他回来就出去吃饭,然后接到一个神秘卖家的电话。江烁以为对方是顺着自己挂在中介那里的信息找来的,于是决定和对方见面,约见地点是一个茶馆。



疑点:


1.为何给提示的人总是如此拐弯抹角,有何顾虑?


2.马的污秽在袁阵的身体里,是否在表示袁阵在这大战里的地位,是马?


 


茶馆:(与神秘买家约见)


1.神秘买家的特征:“没承想,定睛一看,发现走过来的是一个小老头儿,戴顶黑帽子,佝偻着腰,看着特别不经打,跟我打一照面居然还笑着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老头带着的帽子是帽子党的,而且通过后文可知这人就是袁阵)


2.老头问江烁叫什么,江烁报了本名,老头又问“万江烁?”,江烁否认了。老头又问“知道明天该买什么么?”江烁答不知道。


3.老人又拿出一个【方印】给江烁,问他见过没有,江烁说没有,老头将印给了江烁,说留意一下有没有相同的,找到一队,他就用高价收。


4.老头问江烁有几根手指头。


5.老头说这帽子都是半截身子入了土的人戴的。


6.江烁回家睡了一会,到了后半夜接到秦一恒的电话问他“知道今天该买什么么?”江烁反问秦一恒“今天有什么要买的么?”秦一恒便说“你收拾一下我去你家接你。”


疑点:



  1. 老头就是袁阵,为何要问江烁有几根指头,是因为这个和掌纹有关,还是因为他和六指其实不是一伙的。但如果他和六指不是一伙的,后来六指为何会在他的床上出现。


  2. 两个人都问了江烁知不知道明天要买什么,显然是把江烁当成了另一个人。老头弄错还能理解,为何秦一恒会弄错?当秦一恒询问江烁,而江烁反问自己的时候,秦一恒嘀咕了一句,这句说的是什么,江烁没有听清。我看了下时间,这里说的是后半夜。我猜测也许有时后半夜的时候,江烁的身体并不是自己支配,他不知道这件事,但是秦一恒知道。不管现在谁的魂在谁的身上,这句“知道今天该买什么吗”是真龙与秦一恒之间问的。



 


笼街:(两人去笼街买聚宅)



  1. 江烁给秦一恒看老头给他的方印,秦一恒说这个是印符文的,大量印【镇魂压邪】的符时手写来不及就会用。


  2. 秦一恒说这个老头可能是刘瘸子失踪的原因。


  3. 秦一恒说房万金给他的春联有问题,非手写,他猜到事情可能不对,于是去房万金那里。可是房万金已经不在,只说要“回老家采购,而且要买够东西才会回来”。从而联系到今天是笼街开市的日子,于是两人去笼街买东西。


  4. 两人买到后去吃饭,秦一恒解释说笼街可以买卖些什么,还说笼街可以接活,这些活往小了说是装神弄鬼,往大了说是做一些伤天害理的活计,这一类报酬很高,但做的人比较少。


  5. 他们去的这次比较特殊,这次是专门卖【聚宅】的。



回忆一下聚宅的含义:在古代,建宅尤其是大户人家建宅时,无论是风水、巧工,甚至是方术都会考虑其中。在宅基下面通常会埋入宅主的一个随身小物件。如果是官宦家庭,多半会埋入一缕用锦囊装着的主人的头发,并且头发的根数还有相当严格的要求,这缕头发只能是单数的。据说如此做叫作“聚宅”,顾名思义就是将宅子里面的人气聚拢起来,以求不会流散。那时候科技并不发达,劳动力是一个家族兴旺的根本,所以“聚宅”被很多大户人家沿用。而相比官宦家庭,那些土财主家则没那么多说法,他们一般会埋几坛金银草草了事,既有异曲同工的“聚财”之意,也能以备后患。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主持家道的是女人,那么建宅的时候,宅基地下会被埋入里面写有一句话的荷包,只是其中的内容只能她一人知道,外人并不能了解。而通常我们看的古代影视剧中常常会说一句话,那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它找出来,这句话其实就是出自这里,所找的东西也就是“聚宅”。当一个名门望族被满门抄斩或是发生灭门惨案时,施刑者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要把“聚宅”找出来。他们相信,只有找出“聚宅”,这户人家无论是现世漏网的子孙,还是已经化作厉鬼的冤魂,都不能再回到自己的家里,也就无从寻找仇人了。



  1. 笼街每月初一、十五开两次市,一次是实的,一次是虚的。实的即活物,虚的就是死物。他们是十五来买,买的是死物,买到了房家的聚宅。



 


江烁家:(看聚宅)



  1. 打开笼子后发现,房家的聚宅是一张丝巾,上面画了表格与黑点。秦一恒推断这是经期表,记录的是哪一段时间怀上的是什么东西。



  “秦一恒撇撇嘴回答道:‘这东西能被记录在聚宅上埋起来,可见这件事对于这个家族的重要性。先不说这埋起来是否有什么说法,单纯就从这块布上分析,埋聚宅的这个女人,恐怕是很担心在某一段时间怀上孩子,而这个孩子,从这个表上来看,【很可能并不是人】。’”


2.秦一恒指了指旁边粗糙的动物图腾,说认不出来是什么。江烁看了觉得是很抽象,而且都是一种动物,总之有四条腿有尾巴是肯定的。


疑点:



  1. 我觉得四条腿有尾巴,可能是龙。我认为他们害怕怀上这个孩子,可能是因为颠覆3里面那个真龙说的,因为他是真龙,他身边的人都要死。所以家族不想生下这个孩子。



 


茶楼:(老头给介绍宅子)



  1. 老头打电话说给江烁看个宅子,并说已经先给秦一恒打过电话了,秦一恒已经同意。


  2. 江烁打电话过去问秦一恒,秦一恒说自己也不知道老头那里来的自己的电话号码,但是他要去见一见这个老头。


  3. 老头说自己有个老宅子在老家,放着也是放着,不如就过给秦一恒和江烁。特地说里面的一些老家具什么的都给他们也行。秦一恒在江烁大腿上写了个OK,江烁就应下了这个生意。


  4. 秦一恒发现老头茶杯里的针,认为老头在续命。(联想一下最开始楼盘里寿拐行的人,也是续命)


  5. 秦一恒认为老头暗示明显,可能说的是自己家里有衣柜需要他们去看看。



 


老头的宅子:(江烁觉得是陷阱,不去比较好,但是秦一恒认为就算对方是要害他们,也不必兜这么大的圈子,建议还是去看看)



  1. 老头的宅子要进去,必须打伞。两人发现伞内有一块橡皮膏。


  2. 老头的家里有很大的天窗,和中式风格完全不搭调。


  3. 发现伞上面粘的是乱齿后,秦一恒让江烁赶紧找牙印,找的时候两人分开了一阵。听到秦一恒在旁屋咳嗽,接着还啊了一声,江烁才和他汇合,这时秦一恒的伞已经收起来了。


  4. 两人在宅中发现万民一户的字样。


  5. 秦一恒认为他们伞里的乱齿是从背叛的老头的人嘴里拔下来的,对他们杀鸡儆猴。而伞的作用则是隐住影子,有的来这个宅子的人没有影子。


  6. 秦一恒提到,活活疼死的人的牙齿可以拿来做咬宵局寻找【太岁】,但是被太岁发现的话容易遭致火灾。(最近更新有写到太岁粉,后面的渡船也起过火灾,不知道这之间有没有联系)


  7. 出来后他们关了灯,发现天窗上被人写了东西,写的是【镇魂压邪】的咒文,就是老头给江烁那个印上的咒文。


  8. 江烁翻累了休息了一会儿,秦一恒继续找。发现在一张床板下面就藏着衣柜,衣柜上还贴着门神。拉开衣柜门发现,门上面已经被人铲过,不可能有画了。


  9. “等到他把烟抽完了,才突然告诉我,这事越来越有意思了,柜子底下是一层封门泥,所以柜子外头才会贴了门神,想必这中间是有什么联系的。这土,虽然叫作封门泥,但并不见得非要跟门有关系,因为这封门,取得是“封门绝户”的意思。所谓封门绝户,也不是讲这家人都被杀光或是断了香火,而是这个姓氏的家族,因为某些原因,集体改名换姓,隐于人海。



 现在因为社会构成以及多方原因,很少会有旧时那种人丁满堂的大家族了。即便有,也不见得要一起生活。倒是在很多偏远乡村里,有一个村子只属一户的情况,城镇里基本已经难寻了。新闻里曾讲过有一个相关名字的村子,被驴友发现出了灵异事件之后,闹得沸沸扬扬的,后来村子里就寻不到一个人了,很有可能就是全村人因为什么原因封了门,四散到了各地。不过,究其原因,不是当事人恐怕永远猜不出来。”



  1. 封门泥下面是蚂蚁迷宫,用来找东西的,但是很显然没有找到。而这个蚂蚁迷宫是一双手,上面都是掌纹,秦一恒猜测这是袁阵的,便用手机拍了下来。


  2. 江烁发现天窗上上有人,但是没有逃跑的意思。秦一恒这时发现衣柜里有污秽,和江烁跑了出去。


  3. 秦一恒推测,老头让他们来这里就是想用衣柜的污秽逼出天窗上的人,天窗上的人给他们写符是在警告他们,老头想找出帮他们的人。



疑点:



  1. 改名换姓的是不是万家人?


  2. 天窗上的保护人是不是就是一直给消息的?



 


茶馆:(回去后找老头讨要说法,约在了茶馆)



  1. 秦一恒问老头,衣柜下面压着的是什么。老头回答说是井。


  2. 秦一恒问那个人是谁,老头看着江烁摇了摇头。


  3. 江烁问老头井下面是什么,老头不回答,递给他一张购房合同。合同上售房人是袁阵,而购房者的信息都被打码了。老头提出要把这座宅子给江烁和秦一恒,秦一恒和江烁私下说去看看,江烁坚决反对。



疑点:



  1. 宅子里衣柜压着的井,是不是接着阴河的水?



 


洗浴中心:(老头子给的第二个宅子,你的好友秦一恒在这里使用了影分身,请小心区分)



  1. 秦一恒一路到江烁送到了楼上,然后就告辞了。江烁觉得奇怪,第二天想起来时给秦一恒打了个电话,发现秦一恒是呼叫转移。再联系老头,发现秦一恒昨晚就答应去看宅了。于是江烁赶忙买了飞机票跟过去。


  2. 老头给的这个宅子是个洗浴中心,荒废很久了,里面地上有很多脚印。


  3. 江烁准备下楼时,听见下面有动静,正在放水,还有抖塑料布的声音。但是下去之后并没有看到人。


  4. 江烁打听到里面死过四个人,烧死的,做过法事运过船锚进去,但还是无力回天。


  5. 江烁晚上去里面看,喊了一声“秦一恒”,没有人应。进去之后看到了秦一恒,秦一恒也挺意外。江烁问他一个人跑过来干什么,秦一恒没有解释。


  6. 秦一恒放水引诱鬼,鬼没出来,烤肉驱鬼,鬼也没有出来。但是这些声音倒和江烁之前听到的对上了。


  7. 两人听到浴室外头传来声音,秦一恒说似乎是楼上传来的,让一起去看看。而且这时秦一恒走得很慢,那边动静越来越大。秦一恒问江烁,知不知道上面是什么地方。江烁回答【按照我的经验】,上面应该是一个按摩的小单间。秦一恒提出自己先去看看,没危险了在叫他。(秦一恒第一次离开视线)秦一恒走后,类似猫叫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8. 十分钟后秦一恒回来,这次走得很快。两人来到了过道的尽头,里面只有一个房间,门和其他地方也不一样,这个房子一片黑漆漆的,但是天花板上画着表格和图案(就是房家聚宅上那些,记录的是【胎梦】)


  9. “秦一恒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恐怕我找到了聚宅上为什么会记录不同图案的原因了,那些都是某个女人的【胎梦】!所以,才会结合经期表记录下来。而这里,恐怕也是在记录着谁的【胎梦】!’”


  10. 秦一恒提出要找船锚(船锚就是这张床,秦一恒第二次离开视线)


  11. 秦一恒与江烁分开时,江烁在帘子后面看到了一双脚,这双脚没穿鞋子,浑身湿漉漉的。然后这双脚后面出现了一双穿着新百伦的脚,江烁认为这是秦一恒。而秦一恒喊了一声“江烁闪开”后,就扑过去和没穿鞋子的打做一团。这时灯坏了,江烁什么都看不到了。(这里江烁一直都没看到这两个人的脸,灯也坏了,秦一恒第三次离开视线)


  12. 在男浴室泡澡池,秦一恒正摁着泡澡池里的东西,并且要江烁离自己越远越好。风波过去后,秦一恒叫江烁守在旁边,看到什么要从泡澡池里出来,就用什么扎。


  13. 江烁用手机照秦一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水,他看秦一恒的影子摇摇晃晃的。江烁问他水里面是什么,秦一恒说是秦一恒。


  14. 江烁又问秦一恒船锚还找不找,秦一恒说船锚就是那张床。


  15. 江烁又问你说池子里的是你自己,不会是说自己倒影吧?还有门帘后的人到底是什么?秦一恒点点头,指指泡澡池回答说“这里的就是秦一恒,门帘后的也是秦一恒。”


  16. 江烁再问,秦一恒不肯开口了,说江烁可以自己去泡澡池里捞捞看。


  17. 作奸犯科,横死后误入的亡魂,都会被丢到【阴河】里受罪。而正常的魂魄会坐着船过河到奈何桥投胎,但如果这个正常的魂魄被摆渡人从船上推下去,或者因为其他的一些原因落入了河中,那这个正常的魂魄会被阴河里的鬼拉着再也上不来,也没法投胎。


  18. 秦一恒说,这个宅子就是渡船。


  19. 这时秦一恒打发江烁走,让江烁去把灯拿回来(秦一恒第四次离开视线)。于是江烁去女浴室拿回灯,又回到男浴室。秦一恒开始修灯,修好之后对着江烁的眼睛打,关了之后泡澡池的发现传来啪的水声,像是有重物落水,然后哗啦啦响个不停。这时江烁的视觉还没恢复,看不清楚(秦一恒第五次离开视线)


  20. 恢复一点视力后,江烁看到秦一恒正在和人缠斗,而事实上秦一恒的脸江烁看不清,只能从感觉上分辨。


  21. 这时江烁发现秦一恒的鞋子放之前他站着的位置,还是两双,都是新百伦。


  22. 江烁准备帮忙的时候,这两个人一前一后跑了出去,江烁都看不清谁在前谁在后,只知道是往楼上跑了(秦一恒第六个离开视线)。江烁跟着上去被人踹了一脚滚回去了,但是这人没有继续打他。


  23. 江烁犹豫了一会儿再上去,发现一个人都没有了,哪里也找不到,江烁叫秦一恒也没有人应,打电话也没人接。江烁只得离开,走时带上了地上的两双鞋子,并发现自己胸口的鞋印就是这双鞋的。


  24. 江烁后来打听到,这一片的地皮其实早就被【宏达集团】买走了,很早就说要拆,但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动工。江烁猜测不拆是不是为了记录【胎梦】。



疑点:



  1. 这里阿苏和阿音曾经讨论过很久,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里应该有三个秦一恒。因为有两双鞋子,和一个鞋印。鞋子在下面没穿走,那踹的人就穿了第三双鞋踹的江烁,所以是三个人。


  2. 既然抖塑料布的声音和放水的声音和江烁之前听到的一样,为何那时他下楼没有看到人,是不是因为早上看不到。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江烁那时并没有去洗澡间。


  3. 这片被宏达集团买了下来的话,为何要卖出这宅子?



 


老头子家:(找不到秦一恒人,于是江烁联系了老头,老头提出见面谈,将江烁弄到了自己家里)



  1. 老头子的家在靠近市中心的有名的别墅区,但是里面装修土里土气的,是中式风格。宅子正厅挂着一副很大的毛笔字——万民一户。


  2. 老头问江烁,你的朋友呢。江烁说有事没来。


  3. 老头让江烁上楼,进了书房,找出一张纸条给江烁。那张纸条就是之前房万金和秦一恒解签用的。


  4. 老头问江烁,你是不是只知道四个签的作用,最后一个不知道?江烁不答。


  5. 老头又问江烁,你们是不是不知道衣柜到底是做什么的?江烁不答。老头说今晚儿你就睡这儿,明天给你答案。


  6. 江烁问老头“你拿什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老头说:“那些签根本不是寻人启事,因为最后一个签是个死签,你那个朋友不可能不认识。”这五个签是通缉令。


  7. 江烁在老头家留宿,听到门外有咔哒声,而自己的门是向外开的,如果外面被堵住就出不去了。这时江烁已经推不开门,听到门外有人和老头对话,老头问“他不是真的?”这句话没人回答。


  8. 过了一会儿,无力等黑了,外面嘈杂起来,越来越乱,门还是没有人动。最后又都安静下来,门被推开了一个小缝。


  9. 江烁冲到外面去,看到很多碗,之前的声音应该是放碗的。而他后面正有一个裸体男人在吃东西,江烁刚准备跑,秦一恒出现了,让江烁摁住裸体男看掌纹。


  10. 但是这人掌纹已经被毁,秦一恒告诉江烁,这个人是饿死鬼,可以窥视【胎梦】,这个人背后也有记录【胎梦】的表格,但是是空的。


  11. 江烁去上了个厕所,秦一恒不见了。



疑点:



  1. 为何要通缉一个未来的人?这五个签是在宏达内刊发现的,这个信息是发给宏达内部员工的,可见宏达内很多人都有鬼。


  2. 秦一恒为何当时骗江烁说最后一个没解出来,是不想江烁慌?


  3. 在外面和老头对话的人是谁?


  4. 之前那么乱是不是因为秦一恒冲进来了?


  5. 饿死鬼留在了这里,是因为不需要了,还是因为形势紧急没有带走?


  6. 秦一恒为什么又走了?



 


江烁家:(找不到老头和秦一恒,江烁就先回家休息了)



  1. 江烁将那两双慢跑鞋拿走了。


  2. 江烁调查万锦荣,也就是玄学大师万锦荣,但是这个万锦荣已经在五年前去世了。


  3. 江烁等来一个快件,【宏达集团】寄来的,邀请江先生和秦先生去一个招标会,江烁找了许传祥冒充秦一恒。



疑点:



  1. 宏达集团怎么知道江烁的地址?


  2. 万锦荣五年前就去世了,房子是最近开始闹得,还是根本就是个全套,是引他们过去拿马而已?



 


招标会:(为了找线索,江烁和许传祥去了招标会)



  1. 招标会上显示了六指介绍的别墅(事后我们知道这是一个仿冒品)


  2. 招标会的主持人表示“既然大家都在笼街有登记,所以他也就不绕弯子了”(笼街接活的人,要在笼街点个卯登记一下,所以宏达集团可以联系到他们。)


  3. 每个人得到一个信封,里面是两千元钱,江烁给了许传祥。然后许传祥告诉他,里面还有一个纸条,上面用陌生的字体写着“宅子里见”,不是秦一恒的字条。(后白开说着条子是属于他的)



 


第二个九子宅:(招标会过后,宏达集团的人将愿意看宅的人带到了这里)



  1. 这个宅子在地理方位和各种装修来看,都和之前那个九子宅太像了,或者说根本就是一摸一样。


  2. 许传祥告诉江烁有个人没下车,肤色黑,瘦,岁数不大,和江烁年纪相仿。(古天乐,阿不,白开登场。)江烁尝试攀谈,被白开拒绝。


  3. 白天看过宅子后,大家在车上等到了天黑,吃过晚饭后又下了车,直接都进了宅子,外面的司机将门关上。


  4. 江烁跟着白开走,发现两个九子宅在内部构造也是一样的,应该是用同一张图纸做出来的。


  5. 江烁觉得白开站起来的姿势像假冒的刘瘸子。


  6. 白开勒住江烁,让江烁把纸条丢给他,江烁拿错了。江烁交出去之后,白开给了他一张,上面写着“江烁,残忍点”,是秦一恒写的。


  7. 白开说信封是故意给错的,就是为了让他知道江烁在里面,好做掉他。白开还说,要不是他已经见到了【那个人】,江烁早就死了。


  8. 白开说他们想让宅子变成凶宅,在选人下手,用压死的方法,每个人身上都背了一个东西,白开没有背,而江烁背了两个。


  9. 他们说完出去后发现楼下躺着五个裸体人,一动不动。白开说这下有意思了,本来应该死一个人,这回死多了,看他们怎么收场。江烁发现少了一个人。


  10. 白开说这个宅子是试验场,丢九个人进来死一个,可以撤去布的一个局。江烁说进来的就八个人,白开说你算两个。


  11. 江烁问这局是不是镇真龙,白开说这局是用来寻真龙的,真龙找不到了。江烁问凭什么我背上有两个,白开答非所问的问他“你是不是去过渡船了?”


  12. 裸体许传祥此时出现在他们身后,其他人身上的污秽都在许传祥身上了。白开和江烁斗许传祥时有点矛盾,白开说“秦一恒都快死了你还有功夫和我较劲呢”,然后江烁这才发现加入战斗的一个裸男,身形很像秦一恒。于是江烁放弃了和白开打,过来帮秦一恒,这才发现许传祥背后有把刀,人应该早就死了。


  13. 搞定许传祥后,秦一恒让白开用麻绳把其他人处理下,带着江烁回了宅子大厅。江烁觉得他很陌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穿衣服。江烁给秦一恒递烟,秦一恒没接,让江烁转过去,查看了一下江烁的后背,又让他转回身。这么长一段时间内,秦一恒——都是裸体的!!!!!!!!!


  14. 江烁想着怎么问问题,秦一恒上去换了套衣服下来,说自己之所以会到这里来,是白开通知的。江烁说那字条是怎么回事?你不知道我会来?秦一恒听得一愣,“我给你写字条了?写的什么?”江烁气得转身就走。


  15. 秦一恒这时又啊了一声,说他明白了,要江烁坐下听他继续讲。说自己和白开是因为查衣柜认识的,白开家里也被送去衣柜了。而江烁和自己又被人监视,所以就和白开私下联系,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比较好配合,但是因为出了变故就没告诉江烁。


  16. 变故就是秦一恒把自己关在衣柜里用了阴扣,知道衣柜其实就是渡船。而他通过这个法子感受到了当时在衣柜里面的人所感受到的一切。



  “我等了一会儿,却发现衣柜开始缓缓摇动起来。”  


  “摇动的频率很轻,像是在摇篮里。我很奇怪,担心会出问题,就想推开门去看。我这才发现,我竟然动不了了。无论我怎么挣扎,都动不了。我知道,一定是出了状况,只是我没想通是什么状况。


 “衣柜一直在缓缓地摇,这种感觉并不好。我细心感受了一会儿,觉得这种感觉似乎是在一艘船上。然而我的眼睛和耳朵都探寻不到任何信息,我只能努力去感觉,我猜这是我唯一的出路。


  “我没办法计算过了多久,衣柜的摇动开始大了一些,而且还能感受到一些另外的震动。我怀疑是人的脚步,但我依旧听不见任何声音,只能继续强迫自己镇定。


 “衣柜外的脚步始终没停过,而且越来越急促。我想,如果我可以听见声音,外面一定是很嘈杂的。我试着喊了几声,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之后我开始怀疑,我究竟在哪儿,现在又是一种什么状态。可是大脑竟然渐渐不清醒,昏昏沉沉,让我没办法思考。


 “最后,我只能感觉衣柜越来越晃,外面的震动越来越大,我的意识跟着也越来越模糊。”


  “在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事情可能会很糟,但我不想毫无意义地死掉,我试图留下点儿痕迹,记录下我所感受到的一切。我努力地去想‘我要挣扎’,因为这只能停留在‘想’上面,我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四肢的。”


  “但我弄明白了一件事,我当时的状态并不是感觉不到四肢,否则理应是感觉不到脚步震动的。”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说,“我应该是被浇筑在了里面。”


  “我发现自己的处境之后,我也很奇怪,但我除了不停地让自己努力清醒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可能是我幸运,也可能是我不幸运,就在我已经要失去意识的时候,我猛然感觉到衣柜倒了,同时我也开始意识到,外面的情况似乎不是寻常的走动,而是在打斗。”秦一恒坐起身,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而后衣柜依然还是继续摇晃,不过频率却变了。我当时没有细想这一点,后来我才反应过来,衣柜应该是被抬了起来。”


  “衣柜再次摇晃的时候,我还是失去了意识,等到我苏醒过来,已经是将近四十八个小时之后的事了。我当时用一个很不舒服的姿势挤在衣柜一角,胳膊和腿都是麻的,缓了很久才有知觉。衣柜门是打开的,屋里很亮。我用了很长时间才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我查看了衣柜的每个角落,找不到任何新鲜的痕迹。但——”秦一恒起身坐正了才说道,“我发现阴扣上少了一个血点,可能有什么东西跟我一并顺着阴扣回来了。我所看见的一切,都是这个东西的记忆。”


  他们认为可能有人去渡船上抢衣柜。(而秦一恒这段记忆应该属于被冰封住准备丢下阴河的人,如果说真的有东西顺着爬回来了,那是真龙么?如果不是真龙?还有第三个秦一恒?)



  1. 白开把外面的人都弄活了,就死了许传祥一个。(那这个局是不是就做成了?并没有多死人?)


  2. 白开把骑在江烁身上的小鬼弄走了,秦一恒承认江烁背上的东西是他让许传祥弄的。秦一恒又说:“是我太自私了,我太想保全自己了。”(金句,这句话如果是真龙说的,那应该是成立的。如果是秦一恒说的,基本命都让给江烁了,应该不成立。)【但这一切是建立在颠覆3的真龙说的是真话的情况下】



疑点:



  1. 白开的【那个人】是谁,就是秦一恒么?那为何江烁不认识另一个字条的笔迹。难道秦一恒和真龙换来换去的时候,没有学过对方的笔迹吗?还是故意不学的?


  2. 秦一恒混进来的时候江烁为什么没有发现,是易容术么?还是因为那个时候真龙不在秦一恒身上,所以江烁没看出来是秦一恒么?


  3. 为啥大家都要脱光光打架?


  4. 信封是谁换的?他们的字条一开始是怎么弄进去的?为何白开说要不是见到了那个人,他就会弄死江烁?


  5. 秦一恒是白开通知来的,那写着秦一恒笔迹的纸条是怎么塞进去的?


  6. 我觉得留字条的可能是秦一恒,被白开通知来的是真龙。所以当江烁问起时字条时,真龙很茫然。但是看到江烁准备走,真龙恍然大悟,就立刻编了个慌出来糊弄,这谎估计半真半假。


  7. 为何秦一恒和许传祥有联系,之前许传祥的宅子是不是秦一恒安排介绍的?


  8. 白开弄走了小鬼,那按理说还有一个东西在江烁身上,他们都无视了么!?江烁自己也没有再问了!



 


去酒店(从九子宅出去吃饭,然后去酒店)



  1. 江烁在酒店开了两间房,就是为了隔开白开,方便自己和秦一恒交流。


  2. 而白开进门之前问秦一恒道:“诶,我一直没看出来,你现在是哪个秦一恒?”江烁此时看见秦一恒的嘴角诡异的翘了一下。送走白开后,秦一恒对江烁很尴尬的笑了笑。


  3. 江烁问洗浴中心后,秦一恒去哪里了?秦一恒“啊”了一声,表情很诧异,问:“你在洗浴中心看见我了?”然后声称江烁在那里要是看见自己了,肯定就是见鬼了。


  4. 然后秦一恒很神秘的贴了上来,说:“白开这个人深不可测,你要小心点儿,我觉得他可能是来代替袁阵的,不得不防。”


  5. 江烁又被秦一恒气到,转身想甩门走,然后隔壁白开房里传来很重的捶门声音。秦一恒大喊一声:“不好,白开要出事儿!”抢先开门出去了,也不是去找白开,瞬间就跑没影了。


  6. 江烁只能去找白开,白开表示:“秦一恒有问题,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7. 白开说蝈蝈叫是因为有污秽,江烁说那秦一恒是污秽么?为何你的蝈蝈一路都不叫,现在叫?白开说是蝈蝈刚睡醒。


  8. 白开告诉江烁,秦一恒做生意老带着他,是因为江烁是秦一恒。


  9. 江烁觉得奇怪,秦一恒已经跑远了,为什么蝈蝈还在叫?白开说蝈蝈叫,不是因为发现了吃的,是因为害怕。


  10. 白开说很多污秽,只有江烁和秦一恒可以看到,因为江烁身上有东西。秦一恒从衣柜带回来的东西就在江烁身上。无论对哪个秦一恒来说,江烁都是最佳的人选。


  11. 白开说自己和这事有联系,是因为一个六指找上门让他去宗祠找址簿,但是址簿没找到,又让他搬衣柜,衣柜搬出来很久后,六指都不来找。白开就在笼街上把衣柜卖了,结果这衣柜居然又回到了自己家。而秦一恒通过这事就找上了门,他们两就是这么熟上的。


  12. 白开认为去过宗祠的都被盯上了,六指先天畸形所以无视。



疑点:



  1. 假设现在这个是真龙,之前白开那样说的时候,他笑什么笑?很得意么?是不是事后觉得笑太过,所以又对江烁尴尬的笑了笑了。而且问什么,他第一反应都是啊,这个口癖其实出现过好几次,不知道是不是真龙的特点。还有真龙忽然说白开要提防,我觉得是因为白开说出他是两个秦一恒这事了,所以他想让江烁离白开远点。(坦白说这里出现的秦一恒给人感觉是全书最不靠谱最逗的,如果说有秦三恒,即衣柜里出来那个,那还可以理解。如果是秦一恒和真龙两个中的一个,那我看应该是真龙。)


  2. 秦一恒跑远了蝈蝈还在叫,而且是因为发现了让人害怕的东西。江烁身上的污秽让人害怕么?阴扣上的?还是真龙让蝈蝈怕?那是不是秦一恒本人跑了,真龙还留在江烁身上?



 


新生意:(秦一恒走了,江烁就和白开搭伙做生意,处理了一些小事后,有个老板找到了江烁。)



  1. 这事就是有人贪财,白开处理之后让这家公司弄了个关公像就没事了。


  2. 但是这次也有污秽,江烁没看到,他在思考是白开骗人,还是他只能看到特定的污秽。



 


差了一天的死期,老头的渡船(老头的死期和白开与秦一恒知道的不对,他们得去老头的葬礼看看情况。)



  1. “小时候我爸就教我,做什么工作部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工作会对别人有多大的影响力,这才是工作最大的乐趣。”(全文唯一一次提到江烁的爸爸,不知道有没有深意。)


  2. 江烁发现白开和秦一恒学的东西不是一个系统,一般比秦一恒省事。


  3. 白开说过两天一定能看见秦一恒,但日子过去了秦一恒没出现,白开很意外,江烁意识到他和秦一恒一定暗地里有联系。


  4. 老头的跟班打电话告诉江烁老头死了,联系江烁参加葬礼。江烁意识到白开之前说秦一恒会出现,是说出现在这个葬礼上。


  5. 江烁找白开去葬礼,问他说秦一恒会出现在这个葬礼上是不是因为这个。白开说是的,秦一恒和他提过这个人。但他们推老头昨天死,是因为昨天是祠堂所有牌位死的那天。


  6. 白开说这次去的人,都是想知道那个老头躲过死期的这一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7. 两人去到葬礼那儿,地点是船边码头,带他们上了尽头的一艘小型游轮。而白开说,先别上船,水里有东西。



疑点:


1.老头姓万么?为何也要在同一天死?还是老头不姓万,可他的身体姓。





评论

热度(106)

  1. 初七拔dio无秦说 今晚不拉灯 转载了此文字